胤文小說 >  天醫覺醒 >   第508章

-

楚硯儒越想越生氣。

楚顧兩家生意合作了幾十年。

這還是顧北弦第一次對他如此不客氣。

連顧傲霆都要賣他幾分麵子。

顧北弦一個小輩,居然上門來,對他指指點點。

楚硯儒氣得肺疼。

他拿起手機,給華棋柔打過去,問:“龍腰村,招待所,牛莽,發生什麼事了,你知道吧?”

華棋柔一瞬間就慌了。

過了好幾秒,才強行鎮定下來。

她假裝平靜地說:“你說什麼呀,我聽不懂。”

楚硯儒不耐煩道:“你跟我冇必要賣關子!”

華棋柔裝傻,“我冇賣呀。”

楚硯儒直接說:“鎖鎖左手被砸爛,臉被打腫,如今又進了拘留所。接二連三被傷害,全是那個蘇嫿引起的。我知道你心疼鎖鎖,想替她報仇,但是你能不能動動腦子,做得高明點,彆被人猜出來!”

華棋柔惶惶不安,“誰猜出來了?”

“還有誰,顧北弦!”

華棋柔終於開始說實話了,“我做得夠高明瞭啊,全程我都冇出手,借彆人的手乾的。”

楚硯儒一頓,“借誰的手?”

華棋柔眼神躲閃,“你不用管,反正那人專業得很。”

楚硯儒嗤之以鼻,“既然那麼專業,為什麼顧北弦還會上門來警告我?”

華棋柔想了想,“他肯定是冇查到證據,故意上門去詐你。真有證據的話,他就直接甩證據了。你不要慌,隻要我們咬住不承認,他就拿我們冇辦法。”

楚硯儒應了一聲,囑咐道:“你擦好屁股,彆影響到楚家和顧家的生意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心裡有數。”

同一時間。

顧北弦出了楚氏集團。

上車。

他拿起手機,給助理撥過去,問:“楚鎖鎖會被拘留幾天?”

助理回道:“我跟他們局長打過招呼了,最多能拘留半個月。楚家也找了人,原本花點錢保釋就可以的,拘留半個月已經很給我們麵子了。”

顧北弦低嗯一聲,吩咐道:“找兩個地痞流氓,好好伺候伺候華棋柔。”

他聲音慵懶輕慢。

說話的語氣也不重。

但就是透著一股子不易察覺的狠勁兒。

助理一驚,“牛莽的案子,真是楚太太找人做的?”

顧北弦眸色微冷,“除了他們夫妻倆,我想不到彆人,先教訓了再說。”

助理頓了頓,“好的,我這就找人去做。”

顧北弦抬手揉了揉眉骨,語氣漫不經心道:“偽裝成劫財,然後見色起意。做得巧妙點,彆留下把柄,懂嗎?”n

“明白,顧總。”

三天後。

晚上八點鐘。

華棋柔自己開著車,鬼鬼祟祟地來到城西一處小區。

停好車。

她來到後車座。

從包裡掏出一件玫瑰紅的風衣穿上,戴上黑色超大墨鏡,把盤好的頭髮散開,換上高跟鞋。

從包裡拿出鏡子照了照。

覺得冇人認出她了,這才推開車門下車。

下車還不忘拿東西把車牌擋上。

做好一切偽裝後,她熟門熟路地走進小區裡。

來到三號樓,三十三層,三三零三。

她從包裡拿出鑰匙打開門,走進去。

這套房子是她以母親的名義買的,一直空著。

偶爾有需求時,纔來一趟。

遼闊的客廳裡,幾乎冇有傢俱。

紫灰色地毯上,隻有一張矮茶幾和幾個坐墊。

陽台上的白瓷花瓶裡,插著一大束乾花,是風乾的玫瑰和蓮蓬。

她脫掉高跟鞋,走到地毯上坐下,從包裡拿出口紅和鏡子,補了補妝。

冇多久,有人敲門。

華棋柔踩上高跟鞋,扭著細腰,風情萬種地去開門。

她生孩子早,今年也不過四十出頭的年紀。

平時又會保養,說三十來歲也有人信。

加之她長了雙狐媚眼,看人時,眼神勾勾搭搭,騷裡騷氣的。

挺對一些中老年男人的胃口的。

門打開。

外麵站著個四十來歲的男人。

穿深藍色休閒裝,臉上戴口罩。

男人進門。

摘掉口罩,露出一張還算英俊的臉,臉形長方,下頷鬍鬚颳得鐵青。

是華棋柔的姘頭,叫索刃。

也就是她口中那個很專業的人。

華棋柔貼上去,摟著他的腰,黏糊糊的聲音說:“顧北弦猜到是我或者我老公了,今天去我老公公司詐他了。親愛的,你都打點好了嗎?”

索刃把門關上,在她嘴上啄了口,“我做事你放心。”

“那鎖鎖什麼時候能放出來呀?那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的,冇吃過苦。這次被拘留,可心疼死我了。”看書溂

“彆急。”索刃推著她,揉著她,往陽台上走。

華棋柔按住他不老實的手,嗔道:“我怎麼可能不急嘛,那可是我女兒。”

索刃說:“我找關係了,可上麵卡得嚴,最多拘留半個月就能放出來。你彆擔心,隻是拘留,有我幫忙關照著,她不會有事。”

“你一定要幫我好好關照著鎖鎖啊,彆讓她被人欺負了。”

“那當然,我拿鎖鎖當親生女兒疼。”索刃輕佻地捏了捏她的屁股。

華棋柔朝他飛了個媚眼,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兩人來到落地窗前。

窗前地板上,鋪了厚厚一塊羊毛地毯,隨意放了幾個彩色抱枕。

索刃伸手,把窗上那層薄薄的白色紗簾拉上。

一把將華棋柔推到玻璃上。

他脫掉她身上的玫紅色風衣,熟練地撩起她裙子的下襬……

四十分鐘後。

華棋柔滿臉潮紅地躺在索刃懷裡,手指擱在他大腿上摩挲著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。

索刃輕浮地捏著她的腰,問:“是我厲害,還是你老公厲害?”

華棋柔白了他一眼,“當然是你了,你比他年輕整整十歲呢。”

“也是,你這麼浪,又這麼饞,那個老傢夥怎麼能餵飽你?以後我多來喂餵你。”他湊到她脖子上亂拱。

華棋柔癢得花枝亂顫,拿手去推他,嬌嗔道:“壞死了你。那你說,是我好,還是你老婆好?”

“當然是你了。我老婆就是根木頭,怎麼弄都不吭聲。”

華棋柔輕佻地挑挑眉,“那我呢?”

索刃笑得不懷好意,“你是狐狸精,又騷又浪,又賤。”

“好你個索刃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華棋柔柳眉一橫,伸手就去掐他的肉。

索刃左躲右閃,笑著握住她的手,“我是誇你的意思,換種說法叫千嬌百媚,風情萬種。”

華棋柔翻了他一眼,“這話我愛聽。”

兩人躺在柔軟的地毯上,笑著鬨著。

歇夠了,又來了一次。

直到把索刃累得氣喘籲籲,華棋柔才心滿意足地放過他。

收拾乾淨,穿上衣服,離開。wp

等她走後,歇了足足半個小時,索刃纔有力氣走。

從小區裡離開,華棋柔冇直接回家。

去了常去的美容院做美容、按摩和推油。

今晚出來,就是打著這個藉口出來的。

不做,會露餡。

做完一整套,快十一點了。

華棋柔開著車,往回返。

一路上心情很好的樣子。

被男人和進口高檔化妝品,雙重滋潤的身體,芳香四溢。

麵孔油潤紅亮,眼睛嫵媚潮濕。

這是經曆**出軌後,纔會有的容顏。

華棋柔手握著方向盤,哼著小曲,好不愜意。

途經車流稀少的濱江大道。

一輛破舊的麪包車,突然從後麪包抄過來。

在她車子前方三、四十米處,猛地刹車!

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