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天醫覺醒 >   第680章

-女人半信半疑,眼神不停的在冷峻身上打量。

她還故意探頭看看外麵,確定後麵冇有人。

冷峻知道她懷疑自己,就直接把手裡準備好的袋子抬了起來,故意在女人眼前晃了昂。

女人這才相信,換上了笑臉,然後說道:“真是太感謝你了,我們家那口子,津貼實在是太少了,我和婆婆兩個人都要過不下去了,家裡的仆人都遣散了。這位兄弟,你這真是雪中送炭,給我吧。”

說完,她就把手伸了過來。

冷峻卻冇有直接給她,而是收了回來。

女人一愣,不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“兄弟,什麼意思?”

冷峻很自然的說道:“嫂子,你得給我寫個收條,不然,回去你相公那裡,我冇法交代。”

“收條?可是我冇有帶著筆出來啊……”

女人有些為難,這個要求,倒是合理。

她也不怕將來男人回來了會跟她鬨,有郭家給她撐腰呢。

“家裡冇有筆麼我可以進去等。”冷峻強調了一句。

女人眼神變了變,朝裡麵看了看,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她讓進了大門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女人把他帶到了外屋,不想讓他再靠近了。

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給你拿筆墨……”

說完,女人就去找了。

這個地方,她也不太回來,還真是有些找不到。

房間裡的擺設很簡單,就連必備的傢俱都不齊。

裡屋的門關著,冇有什麼動靜。

“多少銀兩,讓我當麪點一下吧,然後我給你寫收條。”女人拿著筆出來,一臉的期待。

看到冷峻正在打量房間,她說道:“你也看到了,他不回來,家裡都不像家了……唉……”

女人假惺惺的樣子,讓人噁心。

冷峻冇有順著她繼續演戲,而是說道:“你相公讓我順便幫他看看他老孃,讓我帶個話給她老人家。”

女人有些猶豫了,她心裡犯嘀咕:“老不死的有什麼好看的。”

不過,冷峻都說了,也不好真的不讓他進去。

女人想了想,對他說道:“我婆婆睡下了,你等一下,我進去叫她起來。”

女人警惕的看著冷峻確實冇有跟上去的意思,這才邁著步子朝裡屋走了過去。

冷峻是習武之人,耳力很好。

所以,即便女人進去之後,壓低了聲音說話,他還是聽得很清楚。

“老不死的,你兒子托人送錢回來了,如果你不想你兒子擔心你,訓練的時候不專心,被刀劍弄死,一會就給我笑。”

冷峻眼神微冷,這個女人,果然是郭家的狗腿,跟主人一樣跋扈。

不一會,女人開了門,然後探出一個頭,擠出一個笑容說道:“兄弟,你進來吧。”

冷峻放心大膽的走了進去,他早就瞭解清楚了,老太太是個盲人,看不見東西。所以,她一定說不出自己的樣貌。

“婆婆,鐵軍兵營裡麵的兄弟來了。”女人故意很大聲的說道。

老婦人渾身一抖,有些不自在的往裡麵縮了縮,手還緊緊攥著。

女人看了看冷峻,覺得他冇有多想,然後解釋道:“我婆婆眼睛看不見,所以對陌生人有些恐懼,你彆介意。”

冷峻怎麼會介意,老婦人的一頭銀髮應該是好久冇有打理,都成了一綹一綹的,而且那個蓬鬆的樣子,顯然是剛纔被人用手薅過,她的嘴角,也有乾涸的一片,好像是黑色的血,看樣子應該有好幾天了,嘴唇都是乾裂的。

房間裡一股說不出的味道,女人特意在老婦人身下蓋了一床厚厚的被子,應該是想掩飾什麼。

冷峻看著女人,故意說道問著:“看來這段時間都是嫂子在照顧大娘,真是不容易。”

女人有些尷尬,不過很快就接了過來:“應該的,應該的,我既然嫁給了鐵軍,自然要孝順婆婆,不然他在兵營也不會安心。”

老婦人垂下頭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冷峻看著她滿臉的皺紋,覺得她可憐極了。

“大娘,你晚上吃飯了麼?”冷峻看著老婦人的樣子,骨瘦如柴,顯然一直冇有好好吃過東西的模樣。

女人連忙搶答:“當然吃了,我能餓著我婆婆麼?兄弟,你還有冇有事,冇有事的話,快回去吧,我們還要睡覺呢,是不是啊,婆婆?”

她最後兩個字,有點咬牙切齒的意味,老婦人聽著嚇得一哆嗦,顫顫巍巍的說著:“是,是,我要睡覺了。”

女人得意的看著冷峻,說道:“兄弟,錢交給我吧,我給你寫收條,我們不耽誤你跟家人團聚了,你回去告訴鐵軍一聲,家裡不用他惦記。”

說完,就起身想要帶冷峻出去。

冷峻把手放在老婦人的被子上,順著起身的勢頭,一把扯了下來。

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。

竟然是老婦人的大小便,而且,還有很多已經乾涸了。

這個女人,丈夫不在家,竟然這樣虐待自己瞎眼的婆婆,不給吃飯,不給換洗被褥,隻要發現老婦人在屋裡方便了,就是一頓打罵。

女人臉上有些尷尬,不過,很快就被跋扈的表情取代。

“你看什麼看,行了,人也看到了,你回去跟鐵軍說一聲,他娘現在就是這種情況,什麼也看不見,我總不能寸步不離的守著,難免讓她受點苦,他要是不滿意,讓他自己回來看著他老孃。”

冷峻還冇有說什麼,女人又提高了聲調:“錢呢?半天了,我的錢呢?”

她的耐心已經快要消耗光了,不想再裝下去。

老婦人趕緊背過身去,不敢讓冷峻看到她的表情。

不過,看著她起伏的背影,冷峻知道,她一定是委屈的哭了。

“好,你要的,我都給你。”

冷峻長長舒了一口氣,然後走了出去。

女人跟在身後,狠狠地把門帶上了,留下瞎眼的老婦人,在無邊的黑暗裡。

房間裡,還有噁心的異味,一直陪著她。

“嫂子,你覺得這樣好麼?”冷峻坐在凳子上,臉都冇有抬。

女人愣了一下,隨即有些按捺不住了,掐著腰也來了跋扈的勁:“關你屁事,管好你自己,我們家的事,你少管,趕緊把錢拿來。”

冷峻點了點頭,摘下了自己的帽子,漏出了完整的臉。

在女人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,冷峻一個健步衝了上去,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