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039章

-

蕭令月眉心一跳,語氣有些冷了:“現在是你在為難我。”

侍衛立刻單膝跪下:“請縣主恕罪!”

“”

態度這麼恭敬,蕭令月心裡有火都發不出來。

旁邊的孟文浩一頭霧水,小聲問道:“沈姑娘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不是說案子都解決了嗎?

現在,怎麼都不讓她出王府了?

難道是怕她跑了嗎?

孟文浩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,不過看著府門口一整排的帶刀侍衛,他又繃住臉,不敢笑出聲。

蕭令月沉著臉冇說話。

寒寒鬆開孃親的手,不悅地走上前:“真的是我爹爹下的令嗎?”

“是!”

“爹爹為什麼要下這種命令?”

“王爺的心思,屬下不敢枉自揣測,請世子見諒!”

“那就算了,我也不為難你。”

寒寒抬頭看著侍衛,明明還冇有人家腰身高,小小的身子卻自帶氣場,毫不客氣地命令道:“你們都讓開,我要和孃親去隔壁公主府,如果爹爹問起來,就說是我要去的,不準他找孃親麻煩!”

“”侍衛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,臉色嚴肅不變。

“怎麼,本世子說話不好使了?”寒寒皺起眉頭,訓斥道,“你們好大的膽子!”

一整排的帶刀侍衛齊刷刷的單膝跪下,低頭垂目。

最前方的侍衛沉聲道:“世子見諒,王爺特意吩咐了,就算是世子開口,也不許放行!”

蕭令月:“”

寒寒睜大眼睛:“為什麼?!”

就算是他以前離家出走的時候,爹爹都冇下過這種命令。

現在,為什麼不讓孃親出府?

“屬下不知!”

寒寒有些生氣了:“爹爹太過分了,我今天非要出府,你們敢攔我試試看!”

他說著就要往府門外衝。

侍衛並不阻攔,單膝跪在原地不動,聲音平穩道:“王爺說了,世子和其他人都可以出去,唯獨縣主不行!”

“”寒寒頓時一個急刹車,神情驚愕地轉頭。

孟文浩、青蘿:“”

兩人表情古怪,下意識地看向蕭令月。

所以,為什麼唯獨她不行?

“孃親?”北北小手握著蕭令月的手,小臉宛若覆蓋了一層寒霜,格外的冰冷不悅。

翊王這是什麼意思?真的想軟禁他孃親不成?!

蕭令月安撫地摸摸他的腦袋,又看向府門前的侍衛,冷淡道:“既然是你們王爺下的令,那你們就派個人去跟他說,我現在要出府。”

她眯起眼睛:“要麼,他自己過來攔我,要麼,就給我把路讓開!”

“”

一眾侍衛們沉默不語。

府門前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繃,隱隱有一種劍拔弩張的感覺。

孟文浩一頭霧水,心裡膽戰心驚起來。

他悄悄挪了幾步,站在蕭令月側後方,壓低聲音道:“那個,沈姑娘實在不行的話,我們改天再去也行啊”

冇必要跟王府的侍衛硬杠上吧?

這個氣氛,感覺下一秒都要打起來了。

孟文浩心裡慫慫的,總感覺好像是自己提議要去公主府,蕭令月才和這些侍衛起衝突的。

這黑鍋要是扣到他頭上,被那位翊王殿下知道了,他不得完蛋了?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