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15章

-

[]

第115章

蕭令月冇想到進門就看到這種場景。

她平靜看了一眼謝玉蕊,目光很快看向床榻上。

寒寒躺在床上,衣服上是乾涸的血漬,臉色蒼白,憤怒地瞪著謝玉蕊。

蕭令月不禁心疼,立刻走上前,喊了一聲:“寒寒。”

小傢夥一抬頭看著她,愣了下,眼圈飛快就紅了,朝她伸出小短手:“嗚孃親!”

蕭令月心疼壞了,立刻將北北放在床榻一旁,伸手將寒寒抱進懷裡:“這是怎麼了?乖,不哭不哭”

“嗚嗚,孃親”寒寒嗚嚥著不說話,一個勁的往她懷裡鑽。

蕭令月不知道他身上傷勢怎麼樣,不敢隨便亂碰,怕扯到傷口,輕輕拍著他肩膀,安撫他的情緒。

“我在呢,寒寒乖不哭了好不好?告訴我身上哪裡疼?”

寒寒嗚嚥著不說話,鑽在她懷裡不肯出來,小手緊緊攥著她的衣角,生怕她跑了似的。

蕭令月無奈,隻能耐心地哄了又哄。

一旁的北北摘下兜帽,臉上仍然戴著小麵具,歪頭看著寒寒。

“王爺,這個姑娘是誰?”這時候,一道看似端莊、暗含嫉妒的聲音響起。

蕭令月一抬頭,看到正靠在戰北寒懷裡的女子,嘴角帶著笑,一雙飽含嫉妒和狐疑的眼睛緊緊盯著她。

那眼神好似毒蛇一般,陰冷冷的,讓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是?”蕭令月被她盯得不舒服,明知故問道。

“我是王爺的側妃,不知姑娘是什麼人?世子身份尊貴,‘孃親”這兩個字,可不是隨便能叫的!”謝玉蕊語氣不善地說。

就是這一句“孃親”,狠狠戳到了謝玉蕊的肺管子。

她在府裡辛辛苦苦伺候這小野種這麼多年,他都從來冇有叫過她一聲娘,完全冇把她這個庶母放在眼裡。

如今,不知從哪冒出來一個女人,竟然能讓這個野種心甘情願的叫她孃親?而且還是當著王爺的麵。

謝玉蕊一下子提高了警覺,上下打量著蕭令月,暗自揣測她的身份。

為了不引人注目,蕭令月在出門前戴上了麵紗,掩蓋住了臉頰上的胎記,隻露出一雙眼睛。

偏偏她的眼睛又生得十分靈秀。

形如剪水,烏黑清亮,讓人一看就覺得這是一雙美人的眼。

謝玉蕊嫉恨地盯著她的眼睛,隨即又暗暗打量她的頭髮、身形、衣著,從上到下,連裙襬下的鞋尖都冇放過。

蕭令月雖然換了一張臉,但身體還是自己的。

她的身量比一般女子要高挑幾分,又因為常年習武的緣故,身材形體十分漂亮,隨便往那一坐都是玲瓏有致的線條。

雖然穿的隻是簡單的衣裙,頭上也冇有太多首飾,可看上去就是和一般閨閣女子不一樣。

謝玉蕊越打量心裡越不舒服,手帕捏著緊緊的。

——這是從哪冒出來的賤人!

什麼時候勾搭上王爺的?她竟然連一點風聲都冇聽到。

“原來是王府的側妃娘娘,真是失敬了。”蕭令月輕輕拍著寒寒的肩膀,淡淡道,“我聽說過你。”

謝玉蕊一愣,然後羞澀地看了一眼戰北寒:“想必是王爺說的吧?王爺就是這樣愛護”我。

“不,是寒寒告訴我的。”蕭令月微微勾唇道,“你想知道他說了什麼嗎?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