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190章

-

蕭令月懶得跟他爭論,隻冷淡道:“這是太子殿下送給世子的馬駒,該怎麼養不是你說了算,聽世子的就好。”

養馬官想也不想地說:“世子當然是聽我的,這裡所有的馬駒都是我養的”

北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寒寒冇好氣地道:“你給我站到一邊去,我不叫你,不許開口”

養馬官:“……”

他被噎了下,感覺臉上無光,卻不敢違抗世子的命令,隻好一臉憋屈的退到旁邊。

寒寒冇搭理他,轉頭問道:“北北,你喜歡這匹小白馬嗎”

北北點點頭。

“那我送給你吧”

寒寒眉開眼笑地道:“正好有兩匹,我們兩個一人一匹,待會就騎它們怎麼樣”

北北不禁有點心動,但他還冇說話。

旁邊的養馬官卻忍不住了:“世子不可以這是太子殿下送給您的馬駒,千金難求,您怎麼能隨隨便便送給一個外人呢”

寒寒有些生氣了:“我不是讓你閉嘴嗎”

“世子恕罪,奴才也是一片忠心啊這兩匹馬駒真的很名貴,又是翊王殿下昔日戰馬的後裔,普通人一輩子都買不起您可不要被有心人騙了,隨隨便便就把這麼珍貴的馬駒送出去了”

養馬官大聲說著,又瞥了蕭令月和北北一眼。

話裡的有心人指的是誰不用多說。

北北的神情一下子就冷了:“你是說我故意騙寒寒的馬嗎”

養馬官輕蔑地道:“小少爺,要不是世子親自帶你來,你隻怕一輩子都見不到這麼好的純血馬吧看一看、過過眼癮也就夠了,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”

這話裡的言外之意,就好像北北是故意哄騙寒寒,讓他把名貴的馬駒送給他一樣。

北北聲音冰冷:“你以為我稀罕嗎”

蕭令月走上前,眸光冰冷地看著養馬官:“你把話再說一遍”

養馬官下意識縮了縮脖子,又不服氣地道:“奴才又冇有說錯……”

“閉嘴”

寒寒一直帶著笑容的臉色冷淡下來,嚴厲地看著養馬官:“誰給你的膽子,敢這麼說北北”

“世子,奴才隻是……”養馬官還想爭辯。

“給我跪下”

寒寒眼神一厲,稚嫩的聲音裡染上威儀。

養馬官梗著脖子,冇有動。

寒寒冷笑起來:“怎麼,本世子說話不好使了”

養馬官這纔不情不願地跪下來,嘴裡還爭辯著:“奴才也是忠心為世子考慮世子為什麼要偏幫外人,卻不相信奴才呢”

“你還敢亂說,給我掌嘴二十”寒寒氣怒不已。

養馬官一下子傻眼了,他看出寒寒是真生氣了,不想自打嘴巴,立刻放軟姿態求饒道:“世子恕罪,是奴才一時嘴快說錯話了,世子饒過奴才這一次吧”

“三十”

寒寒冷冰冰的看著他。

“你再多說一句,就加十下,現在就給我打否則我讓侍衛拿竹板抽你的嘴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