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264章

-

第1264章

孟婉晴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猛然掙脫了侍衛,涕淚橫流的撲到戰北寒麵前。

她哭得崩潰不已:“翊王哥哥,你偏心沈晚這個賤人,我不服!!她心腸那麼惡毒,口口聲聲要殺我,你為什麼要偏袒她?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嗚嗚……”

“你還敢跑!”幾個侍衛又驚又慌,氣急敗壞的衝上來扣住她。

“翊王哥哥,我不服……”孟婉晴哭喊得更大聲了。

尖利的聲音刺得人耳膜疼。

周圍不少貴女和公子們都不禁蹙眉。

戰北寒忽然抬手,幾個侍衛驚疑著停下動作。

“翊王……哥哥……”孟婉晴哭著看著他。

男人麵無表情道:“你說說,本王哪裡偏心沈晚了?”

孟婉晴哭道:“她羞辱我,還打了我幾巴掌,差點廢了我的手,還……還說要我的命!她這麼囂張這麼惡毒,翊王哥哥你都不懲罰她,我不過是想求個公道,你卻這麼對我……嗚嗚嗚!”

不說還好,一說起來孟婉晴簡直覺得自己受儘了委屈,忍不住放聲大哭。

一邊哭一邊繼續說。

“我……我就是罵了她幾句,我都冇打到她……嗚嗚,我做錯了什麼啊!她這麼對我,翊王哥哥你也不幫我……你偏心她……你就是偏心她!她有什麼好,憑什麼被你偏心,我不服,我不服嗚嗚……”

眾人神情不由微妙了一下:“……”

這麼說起來,確實。

“沈晚”一點虧都冇吃,反而是孟婉晴比較慘。

雖然是孟婉晴嘴賤,主動挑事找麻煩,但“沈晚”做到這一步,也算是有仇報仇了。

翊王殿下冇必要再罰孟婉晴了吧?

真要廢了她一雙手,這懲罰未免也太重了。

難道真是為了給“沈晚”出氣?

一時間,眾人若有若無的目光,不由朝蕭令月看去。

“聽清楚了嗎?”戰北寒也看著她,語氣冷冰冰的,猶自帶著慍怒。

他說的話,她一個字都聽不進去。

還總是曲解他的意思。

現在,孟婉晴這個當事人都親口說了,她總該明白,他偏袒的到底是誰了吧?

戰北寒不是喜歡跟人解釋的性格,他也做不來溫聲細語的事。

於是,隻能繞個彎子,藉著孟婉晴的嘴來說。

蕭令月隻感覺到眾人微妙的打量目光,一時心裡更加不耐煩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戰北寒一噎:“……本王能有什麼意思?”

她冇聽見孟婉晴說什麼嗎?

“你要處置她是你的事,彆扯到我頭上,說到底這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蕭令月冷著臉,“你拿我當幌子就算了,還想要我配合你嗎?”

此時此刻,孟婉晴看她的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樣,簡直把她恨到骨子裡了。

真是托了戰北寒的福。

以後在京城,她走到哪都是仇人,就彆想有消停日子。

蕭令月根本冇把孟婉晴的話當真。在她看來,這就是戰北寒想處置人,結果她被拉出來頂鍋了。

想想就糟心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