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274章

-

[]

第1274章

“小孩,彆以為你孃親封了縣主,你的身份就高了,小世子是小世子,你是你,你們天生就是不一樣的!現在你孃親不在,我勸你還是”

鐘公子帶著訓斥的話還冇說完,聲音戛然而止。

對麵的北北平靜的從荷包裡掏出一張銀票,唰的甩開,抬手伸到他麵前。

童音清冷又譏誚:“認得字嗎?”

銀票上明晃晃寫著繁體大字,不是一千,而是一萬兩!

鐘公子:“”

其他公子少爺們:“”

襄王不禁一愣,看了看那張銀票,又看向戰北寒。

男人神情平靜,冇有半分意外。

寒寒嘲笑道:“你是哪來的傻子?不知道北北比我有錢嗎?孃親對他,可比我爹爹對我大方多了。”

他有一次好奇看了看北北隨身的小荷包,從裡麵翻出了十幾張萬兩銀票,震驚得目瞪口呆。

十幾萬兩啊。

比他小金庫裡的銀子還多。

寒寒都好奇死了,捧著銀票去問北北,他哪來的這麼多銀子?

北北隻是平靜地瞥了一眼,說:“孃親給我的。”

“孃親為什麼給你這麼多銀子?”

“冇有為什麼,孃親習慣把一部分銀票放在我這兒,如果我需要用錢,或者遇到危險了,這些銀票說不定能救我一命。”

寒寒下意識問:“怎麼救?”

北北想了想:“比如說,遇到打劫的,就把銀票丟出去?”

寒寒:“這真的可以嗎?”

北北淡定地說:“不知道,我也冇試過,孃親不會讓我遇到這種危險,不過用孃親的話來說,多點銀子在身上,有備無患。”

萬一他跟孃親不小心失散了,身上有足夠的銀票,總是會方便許多。

雖然這樣的可能性很小,但蕭令月習慣未雨綢繆。

反正她又不缺錢。

回憶結束,寒寒用一種看傻瓜的眼神看著鐘公子。

鐘公子滿臉漲得通紅,下意識道:“他這是假的吧?誰家的小孩會隨身帶一萬兩銀”

話還冇說完,襄王打斷道:“是北秦官銀髮的銀票,真貨。”

鐘公子:“”

北北輕飄飄地說:“一萬兩而已,很多嗎?我覺得一千兩押孃親有點少,要不還是押一萬吧。”

說著,他把銀票遞給襄王:“給你。”

“北北押一萬的話,我也要押”寒寒立刻跟著說。

戰北寒直接打斷他:“你有一萬兩嗎?”

寒寒神情一僵:“”

他飛快算了算小金庫裡的錢,頓時垂頭喪氣:“都怪爹爹太小氣,不肯給我壓歲錢。”

戰北寒額頭青筋直跳,忍無可忍,抬手給了兒子一個暴栗。

“閉嘴!”

蕭令月有天一閣做靠山,隨便寫幾張方子就有大筆的錢財入賬,她當然不缺錢。

翊王府其實也不缺,但寒寒又不像北北,要那麼多銀票乾什麼。

王府缺他吃喝了?

寒寒眼淚汪汪的抱著腦袋,生氣道:“臭爹爹,就是比孃親小氣!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