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291章

-

第1291章

蕭令月的情況也冇比她好。

兩匹馬同時發瘋,原本就顛簸的馬背變得更加危險,隨時可能被甩出去。

蕭令月的反應能力比孟婉晴更快,意識到不妙後,她立刻伏低身形,緊貼在馬背上,同時雙手繞緊韁繩,將自己牢牢固定。

多虧了這些準備,在白馬發狂踢踹的時候,蕭令月纔沒有被甩飛出去。

旁邊紅馬背上的孟婉晴可就慘了。

她遠遠低估了一匹成年雄馬徹底發狂的攻擊力,也冇有提前做好準備,纖細的身形隨著馬背顛簸起伏,時不時被甩上半空,像是狂風/暴雨裡不受控製的小船一樣。

“啊啊啊!!!”

孟婉晴發出驚恐的尖叫聲,一張興奮紅潤的臉嚇得慘白。

“恢恢!”紅馬完全不顧背上的人,猩紅充血的眼睛死死盯著白馬,狂奔途中猛地揚起前蹄,重重踢踹向白馬的胸口。

“恢——”

白馬吃痛,同樣不甘示弱,狠狠一頭朝紅馬撞了過去。

紅馬被撞得往旁邊踉蹌顛簸,前蹄差點跪在地上,暈頭轉向的甩著腦袋,暴怒的反攻回去。

兩匹馬完全陷入了暴怒中,一邊狂奔一邊廝打得厲害。

兩匹馬爭勇鬥狠起來,馬背上就變得更加危險。

孟婉晴已經數不清自己多少次被甩飛起來,身體像失重一樣飛到半空,又伴隨著衝擊力狠狠砸到馬鞍上。

馬鞍上各種堅硬的鐵質裝飾物,像一顆顆堅硬又鋒利的石頭一樣,撞擊著她的胸口、腹部、五臟六腑。

渾身上下無一不痛。

胃裡翻江倒海,全身的骨頭都像是要活活碾碎一樣。

如果不是孟婉晴的手死死抓著韁繩,她隻怕早就被甩飛出去了。

“啊!!!”孟婉晴放聲尖叫,胃裡翻湧著,實在忍不住張口吐了出來。

“哇——”

無數的殘羹爛渣伴著胃裡的酸水,嘩啦啦吐了一地。

孟婉晴終於忍不住了,慘叫道:“救命!救命啊——快來人救我,哇!”

一邊慘叫一邊吐,難受得眼淚都飆了出來。

“救命啊!!!”

淒厲的慘叫聲劃破長空。

山道上頓時混亂得不像話,馬蹄聲、嘶鳴聲,伴隨著孟婉晴的慘叫聲,一起傳開。

白馬背上的蕭令月比她冷靜得多。

她把自己的身形牢牢固定在馬背上,上半身壓得極低,最大程度減少顛簸帶來的衝撞傷害,韁繩像鐵鏈一樣牢牢纏繞在手腕上,末端抓緊在手心。

蕭令月雙眼緊盯著前方,感覺手心裡沁出了濕/滑的冷汗,渾身繃緊到極點,片刻都不敢放鬆。

冇有尖叫,冇有驚慌。

她一雙烏黑的眼眸幽冷銳利的像刀刃般,猶如蟄伏狩獵的夜貓,耐心得等待著合適的機會。

在這種驚馬狂奔的危險中,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冷靜,想辦法控製住馬速。

這點顯然是不可能了。

即使是蕭令月,也冇自信能在兩匹馬同時發狂的情況下,控製住它們。

一匹成年雄馬幾百斤重,全力衝刺的情況下,能把人全身的骨頭、內臟撞得粉碎,衝撞力絕不亞於一輛飆速的汽車。

隻靠人力,是不可能強行讓馬停下來的。

而最壞的方法就是棄馬逃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