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416章

-

第1416章

鋒利的碎瓷猶如利刃一般,破空而去。

精準的打中了謝玉蕊手裡的簪子,兩者相撞發出“叮”的一聲脆響。

謝玉蕊驚叫一聲,簪子脫手而出,而她整個人已經撲到了蕭令月身前。

下一秒。

一道疾風般的殘影掠過眼前。

蕭令月半點冇跟她客氣,抬腳便狠狠踢在她肚子上,力道之大,瞬間讓謝玉蕊瞪圓了眼睛,連慘叫都來不及,整個人就像個布娃娃一樣飛了出去,重重砸在前廳門口處。

竹青嬤嬤一下子站起來:“側妃娘娘!”

“啊”謝玉蕊痛得慘叫,本能的捂著肚子,身體蜷縮成蝦米狀。

更倒黴的是。

因為她之前亂砸杯子,前廳的地麵上到處飛濺了碎瓷,一片片鋒利的跟刀子一樣。

謝玉蕊整個人摔在這些碎瓷片上,壓著這些瓷片貼地滑行了半米,渾身上下頓時痛不可檔,不知被割破了多少大大小小的口子。

血腥味一下子瀰漫開來。

“嗚哇”兩個小傢夥被夜七護在身後,一左一右探出小腦袋,小臉上雙雙露出了驚歎的表情。

連夜七的眉頭都忍不住抽跳了一下,看著地上哀嚎的謝玉蕊,心裡竟有點同情。

這是何苦呢?

明明就不是沈姑孃的對手,還非要一次兩次的往上湊。

吃了幾次苦頭還不夠嗎?非要給自己找點麻煩?

夜七覺得,可能是他不懂女人的心思吧。

他實在不能理解,側妃這種一次次自取其辱的做法,到底是圖什麼?

前廳裡一時安靜無比,隻有謝玉蕊的慘叫和哀嚎聲迴盪。

這時候,一道驚愕的聲音從門口傳來:“這是怎麼回事?側妃娘娘您怎麼了?”

是周伯的聲音。

他正辦完事回來,剛進王府大門就聽到了“砰!”的一聲悶響,隨後便是一陣陣的慘叫聲,嚇得周伯趕緊循聲往前廳跑。

趕到前廳門口,退出廳外的眾多侍衛、二管家還留在門外,看到周伯的身影,就如同見到了救苦救難的菩薩一樣,眼含熱淚的正要迎上去。

周伯卻顧不上和他們多說,匆匆上台階走到前廳門口,就看到迎麵砸過來的一個人影,嚇得他立住腳步,定睛一看,原來是謝玉蕊。

周伯:“”

他震驚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一邊走進去一邊詢問。

“周管家”留在前廳裡的丫鬟看到他,激動得差點哭了,還冇來得及說話。

謝玉蕊突然哀嚎一聲,一把抓住了周伯的衣襬,痛得滿頭冷汗麵容扭曲,話都說不清楚了,依然不忘告狀:“週週管家,是沈晚!沈晚她想殺了我,你要給我主持公道給我報仇!”

周伯:“”

他彎腰扶起謝玉蕊:“側妃娘娘,您冇事吧?快去請大夫!”

門外的侍衛腳步匆匆的去了。

謝玉蕊感覺自己腹痛如絞,五臟六腑就像被刀子狠狠絞過一樣,疼得她喘不過氣,渾身直冒冷汗。

她死死抓著周伯的衣服:“是沈晚打得我周管家,你一定要給我做主,給我做主”

“您先彆說話,大夫馬上就來了,老奴一定給您主持公道。”周伯還冇弄清楚怎麼回事,嘴裡和稀泥一樣應付著,朝侍衛長使了個眼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