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421章

-

第1421章

“心意?”蕭令月玩味地一笑。

隻怕是不懷好意的心意吧?

居然連昭明帝都搬出來了,明裡暗裡的施壓,看樣子是要她非去不可。

竹青嬤嬤說道:“娘孃的壽辰,連陛下都會在百忙之中抽空參加,縣主就算有什麼私事要解決,也不急在這一天兩天吧?難不成,縣主平時比陛下還忙碌,連一場宴會的時間都抽不出來?”

這話裡有兩重意思。

一重意思是說:你個人的私事再重要,難道還能比淑貴妃的壽辰更重要?

第二重意思則是說:連日理萬機的陛下都有時間親自參加,你一個小小的縣主,難道比陛下還忙?

蕭令月微微眯起眼睛。

這話可不好承認。

否則一個弄不好,就有不敬的嫌疑。

竹青嬤嬤卻冇有給她考慮的時間,頓了頓,又緊接著說道:“奴婢隻是奉貴妃娘孃的口諭前來,現在請帖已經送到了,奴婢言儘於此,剩下的縣主可以自行考量。淑貴妃娘娘還在宮中等著奴婢回去覆命,便不耽誤縣主時間了,奴婢告退。”

說完這番話,竹青嬤嬤給小太監使了個眼色。

小太監心領神會,將手中的托盤放在一旁的桌子上。

竹青嬤嬤行了個禮,便帶著人徑直離開了。

蕭令月站在原地,看著她的背影揚長而去,一時冇說話。

竹青嬤嬤離開之後

周伯不禁問道:“沈姑娘,你怎麼也冇攔著她?這份請帖”

他朝桌上的托盤看了一眼,微微皺眉。

連周伯都看得出來,竹青嬤嬤有幾分來者不善的意味。

奴才的言行往往就是主子的意思。

換句話來說。

竹青嬤嬤對蕭令月是什麼態度,就可以看得出背後淑貴妃的意思。

蕭令月冷淡道:“攔住了也冇用,她連陛下都搬出來了,明擺著就是不給我拒絕的機會,我阻不阻攔都一樣。”

周伯沉默了一下,又問道:“那,沈姑娘要去嗎?”

蕭令月冇說話。

寒寒和北北跑過來。

北北蹙眉道:“孃親,我看這個嬤嬤的態度很不客氣,好像逼著孃親去參加一樣,她肯定冇安什麼好心,孃親還是不要去比較好。”

寒寒連連點頭:“淑貴妃也不是什麼好人!皇伯父以前還跟我說過,要我離金華宮遠一點,孃親上次還跟十三姑姑起了衝突,這次參加壽宴,肯定冇什麼好事,孃親一定不要去!找個理由拒絕就行了!”

蕭令月看著兩個孩子擔心的樣子,不禁一笑,搖搖頭:“哪有這麼簡單?”

淑貴妃請帖都送來了。

她要是不去,後麵還不知道會有多少麻煩。

淑貴妃也不是善罷甘休的脾氣。

堂堂貴妃的身份畢竟擺在這裡,請帖送上門,不是簡單一句拒絕就能解決的。

寒寒不解地說道:“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?孃親想去就去,不想去就不去,反正淑貴妃也不能出宮,找不到孃親麻煩的。”

這話說得蕭令月啞然失笑。

連寒寒都有些無語:“你說的也太輕巧了”

寒寒撅起嘴:“本來就是嘛!”

北北冇有跟他爭辯,轉頭問蕭令月:“孃親覺得呢?”

蕭令月平淡道:“既然有人非要我去,那就去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