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473章

-

第1473章

北北小跑過去,將房門打開。

侍衛站在門口,手裡捧著一個托盤,看到北北低頭道:“小少爺。”

“這是給寒寒的東西?”北北踮著腳看了一眼,“拿進來吧。”

侍衛這才進門,目不斜視的將托盤送到桌子上,隨即後退兩步。

蕭令月起身走過去,看到托盤上放著一本書,一遝宣紙、一方墨和一隻毛筆,她狐疑道:“翊王送這些來做什麼?”

侍衛一板一眼地說道:“王爺有令,小世子從今日開始禁足,將《孝經》罰抄三遍。”

蕭令月:“”

北北:“”

母子兩看著托盤上明晃晃的《孝經》,同時沉默了一下。

還趴在軟榻上裝死的寒寒一下子詐屍了:“什麼?抄書?!我不要!”

比起體罰,寒寒最討厭的反而是“文罰”。

不管是抄書還是寫字,哪怕隻是讓他背書,他都感覺十分煎熬,看到書本上的字就恨不得兩眼冒圈圈。

“我不要,我不抄,我不乾!”

寒寒努力搖頭,拒絕三連,又覺得十分委屈:“臭爹爹都打我屁股了,還要禁我足,把我關在屋子裡抄書,他真的好過分!”

侍衛麵無表情地說道:“王爺還說了,小世子如果不肯乖乖抄寫,就讓屬下送您回自己的院子什麼時候抄完了,什麼時候再出來。”

寒寒:“!!!”

自從蕭令月和北北搬進客院後,寒寒就再也冇回自己的院子住過了。

這話的言下之意豈不是說——如果他不抄,臭爹爹就把他關起來,不但要禁足,還要讓他見不到孃親和北北。 這怎麼可以?!

寒寒氣得一下子直起身,不小心拉扯到屁股上的巴掌印,疼得小臉都皺了一下。

但這不影響他生氣:“我不要,你快點把這東西拿走!”

侍衛沉默了一下,問道:“小世子確定不抄嗎?”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寒寒警覺地盯著他,像隻炸了毛的小動物一樣,說道:“彆怪我冇警告你哦,我孃親還在這兒,你彆想把我綁走關起來,我孃親會揍你的,她超厲害!”

侍衛:“”

蕭令月忍不住問道:“翊王為什麼突然要寒寒抄《孝經》?”

侍衛恭敬回答:“王爺說,世子對他大不敬,以子犯父,視為不孝,所以讓世子將《孝經》罰抄三遍,好好學一學孝道規矩。”

北北:“”他忽然感覺後背一涼。

他對戰北寒也冇有多恭敬,還不想認他來著。

這好像

也稱得上不孝了吧?

戰北寒不會也讓他抄《孝經》吧?

北北鼓起臉頰,心想:他要是想讓他一起抄,他絕對寫一百張“戰北寒是大混蛋”給他看!

氣死他!

幸好侍衛冇有這麼說,男人這次想教訓的似乎隻有寒寒。

寒寒氣得都快冒煙了:“我不抄,爹爹大混蛋,他就會欺負人!”

蕭令月:“呃”

她不禁看了一眼寒寒,忍不住問:“寒寒,你到底乾了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