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485章

-

把他推給彆人,走得頭都不帶回一下。

什麼意思?!

男人咬牙切齒的剛想追上去,謝玉蕊卻猛地撲上來,緊緊抱住他的手臂:“王爺,您要去哪?時候不早了,我們該出發了吧?”

戰北寒被她拖住,眼眸帶煞的瞥了一眼:“滾開。”

謝玉蕊嚇得心肝一顫。

但她也不傻,心知這個時候如果放手了,那纔是真輸了。

反正現在大庭廣眾下,王爺一向不打女人,不會對她怎麼樣。

謝玉蕊壯著膽子,使勁抱住了男人手臂,眼淚含淚委屈的看著他:“王爺,您說好要送我進宮的,您忘了嗎?安平縣主對您一點規矩都冇有,您又何必還要湊上去?”

戰北寒冷冷看著她:“本王再說一遍,放開!”

“王爺”謝玉蕊眼裡淚光閃動,楚楚可憐,眼看都要哭了。

正當戰北寒不耐煩的準備甩開她的時候。

另一邊的蕭令月已經走到了馬車前,直接上了車,“砰!”的一聲關上車門。

“直接出發。”她不耐煩的聲音傳來。

車伕尷尬的站在原地,猶猶豫豫的朝這邊看過來。

男人的臉色頓時難看了一下。

謝玉蕊趁機說道:“王爺,您看安平縣主都已經上車了,我們也彆耽誤,快些上車吧”

戰北寒目光冷沉沉的看著另一輛馬車,見車上門窗緊閉,蕭令月半點冇有心軟妥協的意思,心底不禁閃過一絲自嘲的涼意。

她還真是迫不及待想甩開他!

甚至不惜主動把他推給彆人。

聯想起上一次吵架爭執,她也是口口聲聲的說,他想要女兒儘管找側妃去生,跟她沒關係。

男人薄唇抿得筆直,心底未消的冷意和怒氣再次升騰起,愈演愈烈。

他隻是站在原地不動,周身冷冽的危險和陰沉氣息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
旁邊的侍衛和車伕,腦袋都恨不得埋到胸口了。

謝玉蕊也是又驚又慌,心口嚇得砰砰直跳,大氣不敢出,但是在害怕的同時,她心裡又忍不住生出一種隱秘的戰栗感,刺激得她渾身發顫。

她眼神狂熱又愛慕的看著戰北寒,隻覺得心裡的渴望源源不斷的湧出來,怎麼也控製不住。

她愛的就是這個強勢又危險的男人,能完全壓製她、掌控她,讓她體會到戰栗又愉悅的感覺,整個身心都係在他的一喜一怒之間,沉溺的無法自拔。

“王爺”謝玉蕊目光癡迷,臉頰泛起醉人的紅暈,身子情不自禁地朝他貼過去,像柔/軟的菟絲花一樣,依附著遮天蔽日的大樹。

下一秒。

男人毫不留情的抽回手,力道之大,差點把謝玉蕊甩得撞在車轅上。

謝玉蕊嬌弱的驚呼一聲,淚光盈盈的看著他:“王爺,您不要生氣,安平縣主向來都是這樣不識好歹,王爺何必跟她一般見識”

“不是要本王送你進宮嗎?”戰北寒冷冰冰的打斷她,“還不上車?”

謝玉蕊驚喜不已,連忙點點頭:“王爺請。”

戰北寒拂袖上了車,那樣子不想是送人,倒像是去殺人,一身冷氣四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