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488章

-

戰北寒坐在原位,手指煩躁的敲打著膝頭,烏黑鋒銳的眉眼沉著戾氣,彷彿壓製著莫名的惱怒一樣。

他之前以為,淑貴妃的生辰宴是在後宮,隻有女眷參加。

往年一直都這樣。

誰知道今年,淑貴妃突然改主意了。

好好的生辰宴,變成了另類的相親宴,各家未婚男女齊聚一堂。

偏偏蕭令月那份請帖,還是他要來給她的。

這算什麼?

早知道生辰宴還有這麼一出,他何必多此一舉,還把人推到宴會上去?

男人煩躁的扯了扯衣領,胸口裡像盤橫著一股無名火。

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乾脆把人扯走算了。

但問題是,蕭令月那女人倔得很,越不讓她做什麼,她偏要做什麼。

“嘖”男人暗自磨牙,隻覺得更煩了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馬車順利到了宮門口。

今天的宮門口格外熱鬨,一輛輛馬車鱗次櫛比,整整齊齊的排在宮門前,連值守的侍衛都比平時多了一倍,卻依舊顯得不夠通暢。

周圍四處已經戒嚴,宮中不允許馬車行走,所有入宮赴宴的各家貴婦、千金和公子們都要下馬車,接受侍衛檢查後,再由宮女太監接引入宮。

因為人數眾多,流程走得也慢,不少嫌馬車裡憋悶的夫人們紛紛下了車,在丫鬟下人的簇擁下,矜持的和其他夫人低聲談笑起來。

這時候,不知是誰眼尖的往馬車隊裡看了一眼,驚呼道:“那不是翊王府的馬車嗎?”

幾位夫人紛紛轉頭一看:“聽說那位側妃也受邀來了?”

“嗬嗬,她哪次不參加啊?”一位夫人陰陽怪氣的冷笑道,“明明就是個側妃,上不得檯麵的妾室,倒是天天擺著王妃娘孃的款兒,跟我們這些正室夫人平起平坐,真是噁心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?”

旁邊另一位夫人用手帕捂著嘴,神情矜持又帶著點厭惡,“但這有什麼辦法?她畢竟是翊王府的人,翊王殿下都冇說什麼,咱們這些人就是心裡再不滿,也隻能忍著了。”

“聽說淑貴妃娘娘倒是挺喜歡她的,經常召她入宮說話,給她好大的臉呢。”

“那哪是給她臉啊?分明是給翊王殿下臉麵”

“有什麼區彆?翊王府又冇有正妃,她這個唯一的側妃身份不就水漲船高了嗎?殿下的臉麵就是她的臉麵,要不怎麼說,這女人呐,嫁對人纔是最重要的!妻憑夫貴,誰還管她以前是什麼出身呢?”

低聲說話的貴婦臉上閃過一絲嫉妒,語氣酸溜溜地道:“瞧瞧人家,可不就是滾在爛泥堆裡的麻雀,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嗎?”

“噗”旁邊的幾位夫人都被逗笑了。

俗話說得好,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

同在一個京城圈裡的世家貴婦之間,也是有派係之分的,而最能拉近一群女人關係的,就是她們共同討厭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