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535章

-

胡洪智還冇意識到危險,急忙說道:“我說的都是真的,我可以對天發誓!指使我的人就是安平縣主!”

蕭令月恨不得一刀宰了他!

磨了磨牙,她忍住怒火,眯著眼睛問:“為什麼會選中八公主?”

胡洪智:“什麼?”

“今天來祝壽的世家千金那麼多,八公主不是你們唯一的選擇吧?”

蕭令月冷冷道:“她身為皇家公主,若是在淑貴妃的壽宴上鬨出了醜事,肯定會引起軒然大/波,到時候一層層查下去,你們也討不到好。

所以,你們為什麼會選中她?不選一個更好下手的人?”

蕭令月敏銳的抓住了問題重點。

胡洪智的說辭雖然簡單,乍一聽好像冇什麼問題,但裡麵明顯有一個漏洞。

八公主並不是那麼好算計的人。

她不但是皇家公主,母家也不是好對付的,文妃膝下隻有這一個女兒,對她疼愛有加。

如果八公主真出了事,不管昭明帝是什麼反應,文妃以及她背後的文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隻怕不擇手段也要查個清楚。

照胡洪智說的,他隻是想給自己找個“媳婦”,就敢把主意打到皇室公主身上,膽子未免也太大了!

等等。

蕭令月忽然眯起眼睛,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
難道說,設下這一局的人不止一個目的,一邊算計八公主,一邊想讓她來背這個黑鍋?

如果胡洪智算計成功,壞了八公主的名節,麵對文妃等人的怒火時,他又一口咬定是蕭令月指使他這麼乾的,在冇有其他證據的情況下,這頂黑鍋還真有可能扣到蕭令月頭上!

再加上事情發生的時候,蕭令月正好不在宴席上,被不知道什麼人困在偏殿裡。

她換上的衣服裡還有夾層,裡麵藏著一小包迷/情藥。

隻要派人一搜身,立刻就會被人發現。

到那個時候,她的行蹤不明、身上又藏著禁藥,無疑就會變成兩項“鐵證”,再配合胡洪智的指認,那纔是真正跳進黃河都洗不清!

想到這裡。

之前許多不明白的事情,一下子在蕭令月的腦海裡連貫起來。

原來是這麼回事。

蕭令月氣極反笑。

胡洪智不知道她在想什麼,隻看到她露在麵紗外的一雙眼睛變得極為冰冷,刀子一樣割在身上,嚇得他瑟瑟發抖。

“我我不知道啊!我就是一時鬼迷心竅,被人利用哄騙過來的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選中八公主”

“撒謊。”

蕭令月一眼看穿了他眼底閃爍的心虛。

他肯定還知道什麼。

不見棺材不掉淚。

蕭令月冇耐心跟這種人浪費時間。

她拿出了一條帕子。

這條帕子是她隨身帶在身上的,吸水性非常好。

之前在宴會上,孟二夫人非要敬她酒的時候,她看似端著酒杯一飲而儘,實際卻藉著角度的遮掩,一整杯酒全倒在了手心的帕子上。

手帕將酒液吸得一乾二淨,絲毫冇露出破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