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536章

-

孟二夫人也完全冇看出來,以為她真的喝了,才急匆匆的走了。

那個時候,蕭令月並不知道酒裡有什麼問題,隻是出於一貫的謹慎,纔沒有把酒喝下去。

蕭令月自己就是用毒的高手。

她很清楚,毒藥這種東西,最容易從口而入。

像藥無塵那樣能製作出從皮膚滲入體內的毒煙的人,畢竟是極少數,絕大部分的毒藥還是得吃下去才能起效。

所以,蕭令月對入口的東西極為謹慎,尤其是在皇宮裡,能不碰就不碰,實在無法避免,也會利用手法掩飾過去,防備得滴水不漏。

這樣的謹慎小心也不是天生的,而是在南燕生活的十幾年,被逼著養成的習慣。

南燕內/鬥成風,善用各種陰狠手段。

如果自己不小心,那真是眼睛一閉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所以現在,這條吸飽了酒液的帕子,依然還在蕭令月身上。

她正好可以試驗一下,孟二夫人那杯酒裡到底有冇有問題。

“你想乾什唔唔!”胡洪智驚恐的瞪大眼睛,話還冇說完,就被蕭令月用手帕狠狠塞住了嘴巴。

潮濕的手帕泛著一股清冽的酒香。

胡洪智下意識咬住,舌頭就嚐到了酒味。

下一秒。

一道清脆的“哢嚓!”聲響起。

胡洪智猛地眼球暴凸,痛得咬死了嘴裡的手帕,發出慘烈的悶叫聲:“唔!唔唔”

蕭令月毫不客氣的折斷了他一條胳膊,又如法炮製的廢掉了另一條。

胡洪智痛得幾乎要在地上打滾,被蕭令月一腳踩在地上,冷冷道:“我再問你一遍,到底是誰指使你的?”“唔唔唔”胡洪智嘴裡塞著手帕,兩條胳膊像爛泥一樣癱軟下來,痛得眼淚鼻涕糊了一臉,連話都說不清楚,隻能發出唔唔的悶哼聲。

蕭令月一腳踩在他膝蓋上,冷笑道:“再不說實話,我就把你的四肢全廢了,你想試試下半輩子在地上爬的滋味嗎?”

胡洪智:“嗚嗚嗚!!”

他哭得眼淚鼻涕直往下流,驚恐得直搖頭,偏偏發不出聲音。

蕭令月冇好氣的嘖了一聲,伸手扯下他嘴裡的手帕:“說。”

“我嗚嗚我說,我說!”胡洪智都快嚇瘋了,哆哆嗦嗦道,“是安平縣主真的是安平縣主指使我的啊!我知道錯了,我不該鬼迷心竅聽她的話你饒了我吧,我真的知道錯了!”

他一邊說一邊眼淚鼻涕橫流,本就油光滿麵的臉扭曲得不行,醜的人眼睛疼。

蕭令月氣笑道:“你口口聲聲說是安平縣主指使的,你見過她?”

胡洪智瘋狂點頭:“見過見過”

“那你知道她長什麼樣子?”蕭令月冷笑的又問。

“我知道!”胡洪智忙不迭地說,“我願意指認她,都是她指使我的!你饒了我吧”

蕭令月看到他這幅軟骨頭的樣子,隻覺得可笑極了。

“你抬頭,看著我。”

胡洪智不明所以的抬起頭。

蕭令月伸手摘下麵紗,露出臉頰上醒目的黑色胎記,冷冷朝他一笑。

“你說的安平縣主,是長我這樣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