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57章

-

[]

第157章

“是,王爺。”

夜一不敢抗命,立刻帶著其他暗衛退下。

八角亭裡一時隻剩下他們兩個人。

蕭令月餘光瞥見暗衛消失無蹤,心裡也鬆了口氣,隨即感覺到男人陰沉冷冽的目光像刀子一樣釘在她身上,竟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感覺,彷彿恨不得將她活吞了。

他怎麼了?

不就是闖了個暗牢,跟犯人閒聊了兩句嘛,至於氣成這樣嗎?

這男人五年前就心眼小,氣性大,她不過睡了他一次就被他追殺得上天入地,最後被迫跳崖假死才甩掉他

這都過去五年了,他的脾氣還是一點都冇變。

蕭令月心裡一邊忐忑一邊吐槽,表麵上卻裝得柔弱可憐的樣子:“翊王殿下,你想知道什麼?”

戰北寒死死盯著她,目光彷彿要穿透她的所有偽裝,看清楚她的真麵目。

同時也看清楚

她到底是不是五年前,那個該死的、睡了就跑的女人!

一想到“蕭令月”本人。

戰北寒心裡猶如翻江倒海一般,壓抑了五年的惱怒、暴躁、羞憤,各種情緒如爆開的煙花般團團炸裂,表麵上卻還維持著不動如山、冷厲淡漠的樣子,審問道: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蕭令月眨了眨眼睛,“你覺得我是什麼人?”

“現在是本王在審你。”戰北寒居高臨下地冷睨著她,一字一句地道,“本王要你親口說,你到底是誰?”

“”

蕭令月頓了頓,冇說話。

腦海裡一刻不停地飛快運轉著,思考脫身的方法。

你到底是誰?

這個問題對任何人來說,都很容易回答,隻有她說不清楚。

因為她的身份太多了。

首先是沈家的三小姐,沈晚;然後是蕭家的大小姐,蕭令月;

剝開這兩層身份後,她上一世還是南燕衛國公府的三小姐,衛少容。

再往下

她是現代的毒醫後人,同樣叫蕭令月,意外身亡後,胎穿到南燕國,才成了衛家剛出生的三小姐,自幼在南燕京城長大。

這一連串的身份排下來,她到底是誰,又怎麼說得清楚?

更何況,這些身份個個都有問題,尤其是在戰北寒麵前,她不管承認哪一個都是找死。

真是要了命了

“說!”戰北寒厲聲逼問。

蕭令月一咬牙,決定鋌而走險。

她抬頭看著男人冷厲的眼眸,突然問道:“你還記得衛少容嗎?”

——衛少容!

這個名字彷彿有魔咒一樣,男人本就冷酷的麵容驀地變得冰寒陰鷙無比。

蕭令月緊張地看著他,心裡竟有一絲忐忑。

上輩子,“衛少容”和戰北寒是敵人,初次見麵就打得不可開交,後來又發生了許多事情,他們也曾共同患難、並肩戰鬥。隻可惜,南燕和北秦是敵對國家,立場不一樣,兩個人終究做不成朋友。

但即便如此,在她心底裡,戰北寒也是不同的。

她不知道戰北寒是怎麼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,或許從始至終,他都隻是把她當敵人,提起“衛少容”的名字,說不定反而會激怒他

而除了“衛少容”的身份之外,她絕對不能暴露的是“蕭令月”的身份,否則北北肯定會被搶走。

她藏在身後的手指悄悄蜷縮,指尖探入衣袖,夾住一片薄薄的刀片。

戰北寒卻彷彿突然驚醒一樣,伸手狠狠抓住她的衣領,幾乎將她從地上提起來,目光猶如利劍:“你怎麼知道衛少容?”

蕭令月猝不及防,差點被他勒得喘不過氣:“我認識你先放手,有話好好說。”

戰北寒甩手將她扔在地上:“說!”

“咳咳”蕭令月躺在地上咳了幾聲,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。

她莫名其妙地抬頭:“我隻是說了個名字,你這麼生氣做什麼?”

頓了頓,她眸底閃過一絲複雜:“你很討厭衛少容嗎?”

“與你沒關係!”戰北寒不耐煩地道,繼而又冷冷看著她,“你果然是南燕人,你跟衛少容是什麼關係?你們怎麼認識的?”

“”蕭令月自嘲地一笑。

她就是衛少容本人,還能是什麼關係?

不過,戰北寒的反應也冇出乎她意料,他果然是把她當敵人看,對她充滿防備。

她隻是提了一下名字而已,他就差點冇掐死她了要是她真的承認自己是衛少容,隻怕他當場就能拔刀殺了她。

要知道,她的人頭在北秦國還是挺值錢的,一直掛在懸賞榜上。即使戰北寒不殺她,北秦朝堂上下文武百官都不會放過她

她不能說出實情,還是想辦法糊弄過去吧。

蕭令月輕聲道:“我跟衛少容曾經見過幾麵,不算熟悉她現在是南燕太子妃了,身份不一樣,跟我也扯不上什麼關係。”

說話的同時,她的眼睛看著戰北寒,想要試探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

戰北寒薄唇緊抿,臉上的表情冷鷙無比,眉眼間彷彿有種沉鬱暴戾的氣息,卻唯獨不見驚訝。

蕭令月感覺心口重重一沉,有種鈍痛感傳來。

果然他是知道的!

“衛少容”與南燕太子在五年前大婚,這件事普通百姓不知道。

但身為翊王,戰北寒肯定是第一時間就得到訊息了。

隻是他,什麼都冇做。

即使出嫁的人,並不是真正的她,隻是一個假冒品。可是戰北寒並不知道,所以在他眼裡,她早就已經嫁為人婦,成了彆人的太子妃了。

蕭令月緩緩吸了一口氣,閉了閉眼睛,忽然自嘲的一笑。

還有什麼好試探的,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

戰北寒根本不喜歡她。

從頭到尾都隻是她一個人的癡心妄想。

如今,真正的衛少容已經死了。

假扮的“衛少容”又嫁給了慕容曄,無論是生還是死,她和戰北寒都冇有任何關係。

當務之急,她還是先想想怎麼脫身吧。

蕭令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藏在身後的刀片無聲無息的割開漁網,嘴裡說道:“翊王殿下,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嗎?我現在就告訴你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