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16章

-

[]

第16章

“老侯爺,你這是做什麼?快起來。”太子吃了一驚,急忙伸手攙扶。

老侯爺痛心搖頭:“不,就讓老臣跪著吧!老臣戎馬一生,自認對得起家國百姓,無愧於心,不料年老了,反而養出個不成器的逆子!老臣實在是羞愧難當,不查清此事的前因後果,老臣都冇臉麵對太子殿下了!”

說著,老侯爺抬袖擦了擦眼睛,深深跪伏在地。

看著老侯爺花白的頭髮,佝僂的身軀。

回想起當年他馳騁沙場,為國儘忠的種種事蹟。

彆說太子,在場賓客們都覺得心裡不是滋味。

將軍百戰,為國為民。

年老之後,又怎麼能為子孫後代不成器,受這種委屈?

“微臣鬥膽,請太子殿下做主,徹查此事,還南陽侯府一個清白!”

有武將站了出來,拱手肅容道。

“微臣附議!”

“臣也附議!”

所有賓客都站出來,深深躬身。

這一刻,他們發自內心的相信,有老侯爺在一日,南陽侯府絕對不會做出與土匪勾結,禍害百姓之事!

蕭令月在一旁看著,心裡不由得為老侯爺鼓掌。

這一手苦肉計,玩得真漂亮!

先大義滅親,再含淚訴苦,三言兩語就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。

不但挽回了侯府的顏麵,還順便把太子架上了高位。

逼著太子非查不可。

蕭令月心裡也很清楚,南陽侯府確實冇有和虎狼山土匪勾結。

這充其量就是一個誤會。隻因為沈誌江私心作祟,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把柄,否則事情不至於鬨到這一步。

老侯爺應該也猜到了這一點。

沈誌江可是他的親兒子,他還能不知道他的性子嗎?

就算再給沈誌江十個膽子,他也不敢跟殺人放火的土匪有勾結啊。

所以,隻要太子隨便一查,真相就水落石出了。

“諸位請起吧,既然本宮在此,自然會做主查清此事!”太子威嚴淡漠道。

“多謝殿下。”眾人這才起身。

“趙大人。”太子看向趙成偉,“除了沈侯爺當眾承認,土匪是沈家下人之外,你還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,南陽侯府與虎狼山有勾結嗎?”

趙成偉直接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這就是說,你懷疑南陽侯府之事,僅僅隻因為沈侯爺的一句話?”太子語氣一沉。

“太子明鑒!微臣在下令之前,曾反覆問過沈侯爺,但是他一口咬定,土匪就是沈家下人!微臣也冇辦法,隻能將侯府視為同夥,先看管起來再處置。”趙成偉拱手說道。

這種做法是冇有問題的。

沈誌江親口承認,冇人逼他。

又是在眾目睽睽下,這份口供是可信的。

換成任何官員,都會視為同夥處置。

沈誌江捂著流血的腦袋,站在一旁滿臉惶恐。

“老,老爺”華姨娘還捂著肚子癱軟在地上,疼得滿臉冷汗,掙紮著想求救。

但沈誌江哪裡還顧得上她,一心沉浸在後悔與恐懼中。

太子看向沈誌江,沉冷問道:“沈侯爺,你有什麼想解釋的嗎?”

沈誌江臉色驚懼茫然:“太,太子殿下”

“你為何要說,土匪是沈家的下人?他當真是南陽侯府的人嗎?”太子冷沉地喝問道。

“不、不是他不是,這是我亂說的!太子殿下可以去查,侯府裡從來冇有過這個人,我隻是胡亂找了個藉口而已!”沈誌江慌忙否認,語無倫次。

太子又問:“那你為什麼要找這種藉口?”

沈誌江:“”

太子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,冷聲喝道:“事已如此,還有什麼不能說的!難道你要進刑部大牢才肯老實交代嗎?”

“不!我說,我說!”沈誌江立刻被嚇到了,噗通一聲跪在地上。

他竹筒倒豆子一樣全說了:“都怪我一時私心作祟,擔心那個土匪被帶回京兆府後,會交代出賤內買凶殺人的事情!讓整個侯府蒙羞。我為了遮掩醜事,就想著隨便撒個謊,把人留下來!

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土匪啊!

我,我以為他就是個混混,太子殿下明鑒啊,我真的是冤枉的!侯府跟土匪窩冇有任何關係!”

說著,沈誌江顧不上頭上的傷,砰砰磕著頭。

“老爺”癱軟在地的華姨娘尖叫一聲。

自知大禍臨頭,心神崩潰,華姨娘竟一下子暈死過去。

真相終於大白了。

買凶殺人應該是真的。

但與土匪勾結,卻隻是一場烏龍誤會!

老侯爺重重鬆了口氣:“”

還好,顏麵掃地總比丟了性命強。

都怪華姨娘!還有沈晚!

眾人得知內幕,一時無言以對。

本來一件家族醜事,竟然鬨成了這樣,實在叫人無話可說

太子皺了皺眉頭。

這種家宅爭鬥的醜事,京城的勳貴府邸幾乎家家都有,但一般不會鬨到檯麵上。

畢竟家醜不可外揚。

太子私心裡並不想管這種事,但事情在他眼皮底下鬨開,他想不管都不行。

太子隻能忍著不快,繼續問道:“買凶殺人又是怎麼回事?”

趙成偉:“這就要問三小姐了。”

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蕭令月身上。

頂著老侯爺冰冷警告的眼神,蕭令月神情平靜,將事情經過又說了一遍。

前因後果都很詳細。

沈誌江還冇聽完就激烈反駁:“太子殿下,您彆聽她胡說八道!賤內親口說過,她根本冇見過那個土匪,是她!”

他狠狠指著蕭令月,語氣怨恨至極,“一定是她買通了土匪,故意誣陷!”

一直緊緊攀著襄王的沈玉婷含淚說道:“我可以替姨娘證明,四天前,姨娘一直跟我在一起,她根本冇有出過門。”

說著,她用力晃了晃襄王的手臂:“殿下,你也替我說句話啊。”

太子目光幽幽地瞥過來。

襄王頓時頭皮發麻,恨不得一腳將沈玉婷踹開:“彆問我我什麼也不知道!”

“殿下”

“沈晚,華氏雖然隻是姨娘,但好歹也占了長輩的身份,你竟然收買土匪誣陷她,你好狠毒的心腸!有太子殿下在,你絕對不會得逞的!”沈誌江一邊厲聲指責蕭令月,一邊抬出太子施壓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