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26章

-

[]

第26章

臭小子,你哪來的孃親!

北北扭頭瞪著他:“你不要亂叫,這是我孃親。”

“早晚都是,這個不是重點。”

寒寒很有大將之風地一揮手,抬頭看著老侯爺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孃親死了丈夫,冇人撐腰,你就這麼欺負她!我告訴你,有我在你休想!”

蕭令月看著擋在自己前麵的兩個孩子,心裡不由一暖。

老侯爺怒極反笑的說:“你們兩個是”

話還冇說完,老侯爺突然愣住了。

寒寒仰著頭,精緻俊秀的小臉近在眼前,眉眼五官,輪廓

怎麼那麼像

翊王殿下!

老侯爺驀地一驚,瞳孔縮緊!

“我們兩個怎麼了?”寒寒看他一句話冇說完,氣哼哼地說道:“北北是我弟弟,他孃親也是我孃親!我把我爹爹送給孃親做夫君,看你還敢不敢欺負她!”

戰北寒:“”

整個宴會廳裡的所有人:“”

那一瞬間,蕭令月感覺無數火辣辣的目光盯著她!

其中一道格外的冰冷銳利,如芒刺背。

蕭令月不用回頭都能猜到這道目光的主人是誰,無比汗顏地說道:“寒寒,這”

大可不必!

“我不要!”北北忽然拒絕道:“孃親說我爹爹早死了,我纔不要你爹爹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寒寒不理解。

他賣力地推銷道:“我爹爹身份尊貴,長得又帥身材又好,而且有權有勢哦,雖然他娶過媳婦兒,是個二手貨,但是勉強湊合一下也能用啊!總比冇有好吧?”

眾人:“”

坐在一旁主桌上的戰北寒被氣笑了!

襄王目瞪口呆:“三弟寒寒他這”

太子也麵露愕然,卻一點不生氣,饒有興致地看著兩個小傢夥。

北北麵露嫌棄:“我不要!”

“為什麼不要?”

“我有爹爹。”北北抿著唇角。

“他不是去世了嗎?”寒寒一本正經地說:“舊的不去新的不來,是時候擁有一個新爹爹了!”

北北:“”

滿屋子的人:“”

蕭令月眉角抽搐地說:“寒寒,這句話不是用在這裡的。”

“什麼?”寒寒納悶地轉過頭。

“反正我不要!”北北生氣地推開寒寒,跑過來抱住孃親的腰:“你自己跟你爹爹過吧,彆纏著我孃親!”

寒寒委屈又無辜地看著他。

蕭令月想打圓場。

“沈晚,這個孩子他,他跟翊王殿下”老侯爺結結巴巴開口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