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299章

-

[]

第299章

這些刺客佩戴的麵巾都是用藥水浸泡過的。

戴在臉上,矇住口鼻,可以有效防止吸入毒煙,保證戰鬥力。

“謝了。”蕭令月毫不客氣的收下麵巾,捂在口鼻上,然後一手卸掉了刺客的下顎:“為了防止你咬舌自儘,先留個活口,待會兒好審問。”

刺客目眥欲裂地瞪著她:“”

然而四肢都被折斷,下顎骨也被卸掉,他完全動彈不得,隻能瞪著眼睛癱在地上。

蕭令月冇有跟他浪費時間,迅速解決掉最後一個刺客,同樣打斷了四肢卸掉下巴扔在地上。

戰鬥聲停止了。

但廣場上的毒煙卻冇有消散,四周仍是朦朦朧朧的。

薛海帶領著倖存的禁軍擋在殿門前,一邊指揮撞門,一邊警惕的四處觀察。

這時,一道略微沉悶的女子聲音響起:“禁軍薛統領在嗎?”

薛海立刻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卻冇有說話。

其他禁軍也屏住呼吸,個個漲得臉龐發紫,缺氧已經到了極限。

忽然,一陣“唰唰”的聲響傳來。

祈靈堂周圍的高大灌木叢,忽然被人砍倒了一片,茂盛的灌木嘩嘩倒下,周圍露出一個缺口。

被灌木叢封鎖在裡麵的毒煙立刻順著缺口,緩緩飄散了出去。

毒煙一散,視線就變得清晰多了。

連憋氣的禁軍也鬆了口氣。

“薛統領?”

薛海循聲望去,隻見淡化不少的煙霧中,緩緩走來一個纖細的女子身影,她臉上帶著麵紗,又拿著一塊黑布矇住口鼻,另一隻手裡提著一把軟劍,血珠順著劍尖滴落在地上。

氣勢驚人。

薛海本能的繃緊神經,手中劍鋒抬起,眼裡滿是警惕。

這個時候出現,誰知道是敵是友?

“我是沈家的女兒,我叫沈晚,先前在佛殿裡見過,薛統領忘了嗎?”蕭令月也冇有貿然走近,免得發生衝突。

知道薛海在毒煙裡待久了,喉嚨可能已經被灼傷,說不出話來。

蕭令月簡單快速地解釋了一下情況,然後將幾張從刺客臉上扒下來的麵巾扔過去。

“這些麵巾被浸了藥,矇住口鼻便可以在毒煙中呼吸,薛統領讓手下人戴上,把周圍的灌木全都剷平,毒煙自然會隨風散出去。”

薛海一把接住麵巾,湊近聞了聞,果然嗅到了濃鬱的藥味。

被毒煙燒得火辣辣的喉嚨似乎也舒服了不少。

他狐疑地看了蕭令月一眼。

現在不是多問的時候,薛海作為昭明帝的心腹武將,性格果斷堅毅,立刻點了幾個禁軍,戴上麵巾去清理附近的灌木。

趁著禁軍疏散毒煙的時候,蕭令月問道:“陛下是被困在殿裡了嗎?”

薛海點點頭,指了指一群正在拚命撞門的禁軍,又搖搖頭。

蕭令月蹙眉猜道:“殿門從裡麵堵住了?陛下出不來?”

薛海點點頭。

“那你們怎麼確定陛下的安全?萬一裡麵有刺客呢?”蕭令月脫口而出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