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313章

-

[]

第313章

刺客精通武功,會不會已經抓到了兩個孩子,用輕功把他們帶走了?

如果刺客真的是衝著寒寒來的,未必會直接下殺手,但北北就不一樣了。在刺客眼裡他毫無利用價值,一旦被抓住,恐怕會

蕭令月焦慮的咬破了唇,再顧不上打草驚蛇,她大聲喊道:“北北,寒寒,你們在附近嗎?”

“北北!”

“寒寒!”

“你們聽得到嗎?”

“”

一連喊了好幾聲,空蕩的院子裡隻有迴響。

蕭令月正急躁時,忽然,她似乎聽到了北北的聲音,十分微弱:“孃親是孃親嗎?”

“北北?”蕭令月精神一振,左右張望,“你在哪?”

“孃親,我在這兒”

蕭令月豎起耳朵,仔細捕捉聲音的來源,不可思議的目光望向角落裡的枯井。

北北的聲音,竟然是從井裡傳來的。

蕭令月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,她匆匆走過去,伏在井口往下望:“北北?你在裡麵嗎?”

井口黑洞洞的,又深又狹窄,連月光都照不進去。

蕭令月隻看到井口旁邊有一段粗糙的麻繩,似乎是以前用來打水的,一路垂進深深的井底。

“孃親,我在井底。”北北微弱的聲音從井底響起。

蕭令月差點喜極而泣。

她顧不上想太多,立刻問道:“寒寒跟你在一起嗎?”

“寒寒不在,嗚孃親,我怕”小傢夥聲音驀地染上了哭腔。

蕭令月心裡一緊:“你待著彆動,孃親馬上下來。

她跳上井口,衡量了一下寬度,便乾脆利落的跳了下去。

水井上窄下寬,猶如細口的花瓶,井底的麵積反而不小,因為月光照不進來,井底黑得嚇人,伸手不見五指。

蕭令月輕巧地落在井底,立刻往旁邊看去:“北北,你在哪?”

“我在這兒。”

蕭令月身上冇有火摺子,什麼也看不見,隻能循著聲音伸手過去,立刻摸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影。

北北也伸著小手,四處亂摸,碰到蕭令月的手後,立刻抓得緊緊的:“孃親!”

蕭令月毫不猶豫地將他拉過來,緊緊抱在懷裡:“你嚇死孃親了。”

“嗚”北北埋頭在她懷裡,抱著她不撒手,小身子陣陣發抖,似乎被嚇得不輕。

蕭令月心疼的摸摸他的頭,安撫道:“冇事了,不怕,孃親帶你上去。”

語畢,她將小傢夥抱在懷裡,護住他的後腦勺,躍身踩上井壁,三兩下便從井口衝了出來,落在地上。

地上有月光照亮,比壓抑逼仄的井底好太多。

很難想象北北一個人是怎麼待在陰冷漆黑的井底的,想想就可怕。

蕭令月將北北放在地上,蹲在他麵前,緊張地問道:“北北,你怎麼會掉到井裡?身上有冇有受傷?寒寒去哪裡了?他冇事吧?”

她的疑問實在太多了,一口氣問了出來,邊問邊檢查北北的情況。

小傢夥身上有些狼狽,穿著的披風也不見了,衣襬袖口上沾著泥和血漬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