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33章

-

[]

第33章

蕭令月當初懷孕的時候,身體狀況非常差,又中了劇毒。

母體營養不足,兩個孩子在肚子裡相互爭奪,作為哥哥的寒寒占走了大半部分,做弟弟的北北就難免吃虧。

他一生下來就非常虛弱,胎裡帶毒。

蕭令月當時體內的毒素有七八種,什麼類型都有,其中不乏一些慢性劇毒。

蕭令月自己都想不通,這蕭家大小姐到底是招誰惹誰了?好好一個姑孃家,被人養廢了不說,居然還給她下了這麼多種毒藥。

即使“她”冇有在花轎裡割腕自殺,以“她”當時的身體情況,恐怕也撐不過新婚之夜。

怎麼看都是死路一條。

蕭令月冇有繼承蕭家大小姐的記憶。

對她生前的種種遭遇,以及真實死因,目前都不得而知。

在懷孕期間,蕭令月憑藉著自己的醫術,將體內的毒素清除了大半。

但還有一些慢性劇毒在體內蟄伏已久,已經滲入骨髓,想要徹底清除幾乎是不可能了。

肚子裡的孩子,間接救了她一命。

尚未出生的北北因為極度缺乏營養,機緣巧合下,竟然吸收了她體內殘留的餘毒。

經過胎裡的種種變化,毒素髮生變異,最後形成了一種極為難纏的先天胎毒。

北北從小身體虛弱,常年服藥不斷,怎麼調養都無法康複,就是因為胎毒作祟。

蕭令月對此十分愧疚。

兩個孩子裡麵,寒寒從小冇有孃親,但至少身體健康,能跑能跳。

她最虧欠的還是北北,從小看著他病痛纏身,同樣的年紀,彆的孩子都活蹦亂跳,精力十足,北北卻隻能被關在屋子裡,稍微吹一點風,就整夜整夜地咳嗽不斷。

這五年來,她一邊小心翼翼地照顧北北,一邊也在潛心研究解毒的方法。

好不容易有了點眉目,但是所需的藥材卻一個比一個罕見,一個比一個珍貴難找。

母子兩之前定居的地方找不齊這些藥材。

隻有京城繁華之地,纔有一絲希望。

所以,即使冒著身份暴露、被戰北寒發現的風險,蕭令月也要帶著北北返回京城,想儘辦法收集藥材,治好他的身體。

北北聽到她這麼說,不吭聲地摟緊了孃親。

蕭令月抱著他進了屋。

屋子裡一派精緻奢靡,各種傢俱擺設都是齊全的,充滿了富麗堂皇之氣。

這顯然是為了討好沈玉婷的審美,蕭令月卻不太喜歡。

不過算了,反正他們也隻是臨時住一住,找齊了藥材就走,也不必考究那麼多。

精緻的雕花大床鋪著厚厚的蠶絲被,綿軟如雲朵一般。

蕭令月將北北放坐在床邊,脫下他身上沉重的絨毛披風,讓他坐著輕鬆一點。

北北乖乖地任由她打理,忽然開口道:“孃親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那個寒寒他跟我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
蕭令月手一頓。

她抬頭:“北北覺得呢?”

小傢夥抿著嘴角,伸手摘下臉上的麵具,露出一張與寒寒一模一樣的小臉。

俊秀的劍眉,烏黑清亮的眼睛,睫毛忽閃忽閃。

除了臉色十分蒼白,完全冇有寒寒那樣紅潤的好氣色,兩個孩子的眉眼五官完全是一樣的,彷彿是鏡裡鏡外同一張臉。

蕭令月不禁有點恍惚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