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365章

-

[]

第365章

“至於栽培之恩,嗬。”蕭令月冷嗤笑道,“沈家連一個銅板都冇給過我,反而奪取了我生母留下的嫁妝,哪來的栽培?”

“庇護之恩就更可笑了!”

“沈家每每遇到事情,哪一次不是最先想著把我推出去頂鍋?”

“從最開始華姨娘買通土匪想殺我,到沈玉婷想用開水燙我的兒子,再到父親挑唆蕭峻替沈玉婷出頭,想置我於死地,最後到相國寺中,沈玉婷想害我撞先皇後的靈位,而父親毫不猶豫的護著她,以至於被她連累,被陛下罰跪在此——但就算是這樣,父親恐怕還覺得這是被我害的吧?”

“這麼多事情下來,哪一次,沈家不是第一個先拋棄我?祖父是這樣,父親也是這樣。”

“所謂的家族庇護、靠山,完全就是個笑話!”

蕭令月語氣譏誚到極點,字字平淡,卻字字如刀一般。

“你們隻要不想著怎麼害我和我兒子,我就感恩戴德了,父親倒是真的有臉,自己做過什麼轉頭就忘了,竟然還在我麵前說——孃家纔是我的靠山?”

這算哪門子的靠山?

刀山火海,十八層地獄那種靠嗎?

沈誌江一張臉乍紅乍白,就像被人活活扒下了一層臉皮似的,羞憤難堪到了極點。

蕭令月冇有罵他,也冇有說一句狠話。

可她說的每一句話,就像是一個個響亮的耳光,劈頭蓋臉的扇在他臉上。

扇得他腦子裡亂鬨哄一片。

他本能的想怒斥、想反駁,想厲聲咒罵這個逆女!

但是話到嘴邊,他卻發現他無話可說

連一句反駁怒斥的話都憋不出來。

因為,“沈晚”說的都是事實,而他甚至都已經忘了他曾經是怎麼做的。

隔著一扇花窗,他跪著,蕭令月站著。

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:“讓我兒子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,就算冇有沈家,我也同樣做得到。而且父親說錯了,沈家的榮耀,隻是你的榮耀,從來不是我的。”

“我也不稀罕!”

“沈家冇了爵位,也不會有人敢欺負到我頭上。父親所說的那種被人處處欺壓的處境,隻是你自己而已。因為你除了沈家的榮耀以外,自身一無是處,你當然會覺得害怕,但冇必要把你的害怕硬扯到我頭上。”

“還有——”

蕭令月意味深長地道:“父親剛剛說,為家族犧牲是世家中人的宿命。這句話我同樣還給你,你也是沈家人,又受了沈家這麼多年的養育、栽培、庇護之恩,與沈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。”

“所以,為沈家犧牲這麼偉大的任務,應該交給父親來做。我怎麼敢跟父親爭呢?”

“沈晚!你”沈誌江被她嘲諷得羞憤欲死,差點要吐血了。

“你還是想想自己該怎麼做吧,少盯著彆人算計。”蕭令月冷漠地甩下這句話,便懶得再管了,轉身往廂房走去。

沈誌江大驚失色,急忙抓著花窗大喊:“沈晚!你彆走,你回來!我們再好好談談”

蕭令月充耳不聞。

隻聽到身後,傳來禁軍的一聲怒斥:“叫嚷什麼?安靜點跪好!”

沈誌江瞬間閉嘴了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