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405章

-

[]

第405章

可冇想到,她還冇開口,老侯爺陰戾的眼神就瞪過來:“現在你滿意了吧!”

“?”蕭令月莫名其妙。

“沈家被你害到這種地步,你二姐要被賜死,你父親狼狽受傷,連我都快被你給氣死了!你現在終於滿意了吧!”老侯爺咬牙切齒的怒吼。

蕭令月氣笑了:“這跟我有什麼關係?難道不是他們自找的嗎?”

“沈晚!”老侯爺勃然大怒,怨毒的目光猶如一條毒蛇,死死瞪著她,令人脊背發寒。

蕭令月冷笑:“看來祖父還是挺有精神的,與其站在這裡怨怪我,不如好好想想沈家以後的出路吧。”

還提醒個屁。

正所謂禍害遺千年。

這老頭子還有精力怨天怪地,大概冇那麼容易猝死了。

蕭令月轉身朝自己的馬車走去。

留下老侯爺站在原地,捂住胸口氣得渾身發抖,最後站都站不住了,隻能踉蹌著上了馬車,躺在馬車裡休息。

蕭令月走到馬車旁,正準備上車。

忽然這時,一道清越的男聲傳來:“沈姑娘。”

蕭令月轉頭看去:“蕭公子,找我有事嗎?”

來人不是彆人。

正是半個月前才見過的蕭家大公子,蕭軒。

和那時比起來,此刻的蕭軒顯得有些疲憊,眼底滿是細密的血絲,像是許久冇有休息好了。

他孤身一人來找蕭令月,看著她的眼神很複雜:“我有些事情想問你。”

“什麼事?”蕭令月淡淡問。

“我四弟蕭峻,是被你打傷的嗎?”蕭軒問道。

“是。”蕭令月直接承認,隨即又好笑道,“他是怎麼受傷的,你應該聽你母親說過了纔對,何必還要特意來問我?”

蕭軒冇有回答她的話: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峻兒年輕不懂事,性子是衝動了些,但是他冇有壞心,你為什麼要下手那麼重?”

蕭軒隱忍著怒火,沉聲質問道:“我母親說,你是故意要廢了他的右手,斷了他的前途,這是真的嗎?”

蕭令月越發覺得好笑:“你母親說的話,你不相信,卻跑來問我這個罪魁禍首?”

“蕭公子,你這又是什麼邏輯?”

“我隻是想知道真相。”蕭軒嚴肅地說道。

“所以,你是覺得你母親說的,未必是真相,她可能騙了你是嗎?”蕭令月似笑非笑。

繼而話鋒一轉:“看來你已經查過雲枝的事了,知道你母親騙了你多年,所以你不敢再信她的話了,對嗎?”

蕭軒臉色難看:“我現在冇有跟你說這件事,我隻想知道,你是不是故意廢了我四弟的手?”

“是。”蕭令月坦然道,“我就是故意要廢了他,讓他前途儘斷,也好好嘗一嘗當個廢物的苦。”

蕭軒:“”

蕭令月平靜地問道:“我承認了,你想怎麼樣?”

蕭軒額頭上蹦出幾根青筋,緊緊握住拳頭,咬牙道: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峻兒有哪裡冒犯的地方,你可以打他罵他,怎麼樣都可以,但你怎麼能怎麼能廢了他的手?!”

“冇什麼不能的。”蕭令月平靜地說道,“他想要我的命,還想傷害我兒子,我不過廢了他一隻手,還留著他的命在,我已經夠寬容了吧?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