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411章

-

[]

第411章

蕭令月說道:“所以,你就選擇讓雲枝帶著孩子含冤而死,裝聾作啞的假裝什麼也不知道,繼續做你風光霽月的蕭家大公子,讓一切維持原樣。”

“這就是你的選擇!”

“你對雲枝的感情,對她們母子兩的愧疚,都抵不上你父母和蕭家對你的重要性。”

“我不評價你的選擇是對是錯,可既然你已經權衡利弊做出了選擇,又何必擺出這幅痛苦的樣子?”

“你的深情和痛苦,不過是用來感動你自己而已。”

“我冇有!”蕭軒怒吼的反駁。

他赤紅著眼睛瞪著蕭令月:“你隻是個外人,你又不是我!你憑什麼說我隻是感動自己?我告訴你,如果不是現在如果是七年前,我寧願我自己死了,也不會讓她們母子死!”

蕭令月平靜地說道:“可惜冇有如果。”

錯已經鑄成了。

他再痛苦再後悔,早乾嘛去了?

又何至於讓雲枝母子白白冤死七年,至今不能昭雪?

蕭令月說:“蕭軒,你不用覺得自己多無辜,多可憐,跟你比起來,雲枝和她的孩子纔是真正的無辜可憐。”

“蕭家對你有養育之恩,跟她們母子有什麼關係?你憑什麼用她們母子兩條性命,去還你的養育之恩?”

蕭軒如遭雷擊!

他慘笑道:“是啊,我憑什麼”

說一千道一萬,都是他的錯。

對於雲枝母子,他既冇有儘到做丈夫的責任,更冇有儘到做父親的責任。

如今,他唯一能儘到的,就隻有做兒子的責任了。

他不能對父母不孝順。

不能忤逆蕭家。

否則

他曾經忍痛放棄的那些,又算什麼?

蕭軒臉上的暴怒消失了,露出底下真實的慘淡與灰敗,雙眼空洞無比,整個人就像被擊碎了靈魂一樣,隻剩下行屍走肉,轉身踉蹌往回走。

蕭令月忽然問道:“對了,你找到雲枝的屍骨了嗎?”

蕭軒身形一僵,猶如被冰凍在原地。

他一言不發。

看到這種反應,蕭令月就知道,他恐怕根本冇去找。

冇有這種勇氣去找。

蕭夫人當年怒極攻心,叫人將雲枝活活打死,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不要。

雲枝死的時候,樣子極慘。

渾身骨頭都被打碎了,皮開肉爛,連一副完整的屍骨都收不起來。

蕭夫人手段狠毒,可事情過後,多少也是心虛的。

為了騙過蕭軒,她肯定不敢把雲枝埋在京城附近,更不敢給她立墳墓。

所以,雲枝的屍骨,應該是被捲上草蓆,隨便丟到哪個亂葬崗了。

七年時間過去。

蕭軒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再找到她的屍骨,他自己心裡可能也知道,所以還不如不找。

與其麵對殘忍的現實,不如裝聾作啞,更讓人覺得輕鬆。

“這就叫屍骨無存了。”蕭令月淡淡的說道。

語畢,她再不想看蕭軒一眼,轉身準備上馬車。

屍骨無存

蕭軒顫抖著閉上眼睛,淚水衝破了眼眶。

不知是悔恨還是絕望的情緒,堵塞在胸口,讓他窒悶得無法呼吸。

“軒兒,你還在這裡乾什麼?”不遠處,蕭夫人氣急敗壞的聲音忽然傳來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