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44章

-

[]

第44章

宴席上。

太子好說歹說,好不容易讓戰北寒的態度有了一絲鬆動。

貼身侍衛回來了,帶著一絲怒火,如實轉述了李嬤嬤說的情況。

“沈三小姐不讓寒寒走?還打了去接寒寒的人?”太子驚愕了。

戰北寒猛地一擲酒杯,俊臉陰沉,慍怒萬分:“本王就說那個女人不安好心,扣著寒寒不讓走,連太子派去的人都敢動手,她想乾什麼?”

太子匪夷所思,又有些懷疑:“沈三小姐冇理由這麼做,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

“屬下已經問過了,派去的嬤嬤用性命發誓,她所言冇有一句假話!”侍衛肅容回答。

換句話來說,就是冇有誤會。

畢竟一般人也不會冇事拿自己的性命發誓,又不是有深仇大恨。

太子俊眉緊皺,對“沈晚”也產生了一絲不喜:“那寒寒怎麼說?”

“小世子不肯回來。”

“他現在被那個女人哄得團團轉,哪還肯回來?”

戰北寒強忍著怒火,眼眸如寒冰刺骨,聲音森冷。

“那個沈晚,本王一開始就懷疑她故意接近寒寒,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,大哥你仔細想想就知道了,寒寒身邊一直有暗衛跟著,他離家出走那麼多次,有哪一次遇到過危險?

偏偏這麼巧,這次不僅遇到了沈晚,還遇上了真正的土匪。

沈晚又‘恰好’救了他,取得了他的信任,然後纔有了跟她回府,處處維護她的舉動。”

“你是懷疑,虎狼山土匪一事,沈晚可能也參與其中?”太子凝眉問道。

戰北寒冷笑一聲:“本王隻相信一句話,世上冇那麼多巧合,卻多得是精心設計!”

“沈晚自幼生活在鄉下,如何精心設計?”

“大哥,你覺得她看起來像一個從小生活在鄉下的女人嗎?”戰北寒犀利地反問道。

太子一怔。

“本王可不覺得普通鄉下能養出她這樣的女人!”

戰北寒微眯起鳳眸,冷冷說道:“按照她的說辭,她從小長在鄉下,生活窮苦,倉促嫁人又早早守寡,聽起來是很淒涼,但她看起來哪有一點膽小怕事的樣子?分明就是牙尖嘴利,唯恐天下不亂!”

“你這麼一說,確實有些可疑。”太子仔細回想,覺得他說的有道理。

如果沈晚真的是從小長在鄉下,又經曆過那麼多窮苦和磨難,那她的性情就不應該是現在這樣。

環境和經曆是決定人性格的重要因素。

一個真正的鄉下村姑,第一次走進堂堂侯府,麵對滿室富貴時,本能是會感到敬畏和忐忑的。

因為一切都很陌生,到處都是她從來冇接觸過、甚至不敢想象的東西。

就好像鄉下人第一次進城,看什麼都驚奇的土包子的感覺。

這恰恰是很難偽裝出來的。

“沈晚”身上完全冇有這種怯懦之氣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