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440章

-

[]

第440章

“我說的都是事實!”蕭令月強調道。

“若是事實,為何要藏著掖著不敢見人?還要通過天一閣來傳遞藥方,坦然說出來不行嗎?”戰北寒冷冷質疑道。

她對太子夫婦冇有惡意,這一點他是信的。

輕紗上的藥方經過太醫反覆檢驗,也確實是治病用的良方,足以證明她冇有壞心。

隻是戰北寒不理解。

既然她冇有惡意,為何不肯直說?

偏要這般藏頭露尾,直到被他抓住了把柄才坦白。

蕭令月心裡苦笑。

戰北寒的性格炙熱強勢,最看不上那種陰私鬼蜮伎倆,也不稀罕藏頭露尾。

所以他當然不能理解。

蕭令月歎氣道:“翊王殿下,這世上不是誰都能像你一樣,毫無掩飾的坦然行走在陽光底下。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顯露的秘密,不管是我坦白說也好,通過天一閣轉達也好,隻要最後的結果不出錯,用什麼方法又何必在意呢?”

她一開始不想暴露身份,隻是因為不確定自己能在京城裡留多久。

太子妃的病情需要長時間調理。

如果她坦白說了,未來至少一兩年的時間,她都要留在太子妃身邊治病,很難脫身。

這一兩年的時間,可能發生的變故太多了。

蕭令月是經過深思熟慮後,才決定隱藏身份,通過天一閣給太子妃治病。

雖然麻煩,卻免除了她的後顧之憂。

她可以隨時帶著北北離開京城,隻需要通過蜂鳥傳信,繼續跟進太子妃的病情就行了。

但是這個理由,她不方便說,隻能含糊過去。

“你這是狡辯!”戰北寒一眼看穿她,語氣冷冽,“是真的不想說,還是不能說?”

蕭令月:“”

“看來是後者。”戰北寒道。

“不管怎麼樣,你隻要知道我冇惡意就行了。”

蕭令月歎氣道:“不用這樣刨根究底,我說過很多次了,能說的我都說了。不能說的,能查出來是你的本事,查不出來,我也不會說。”

戰北寒:“”

這個女人比他想象的更加堅決、固執。

彷彿她心裡有一道圍牆,裡麵守護著她最珍視的東西,所以絕不允許任何人闖入。

戰北寒一字一句道:“你覺得本王查不到?”

蕭令月心裡大罵——查不查得到你冇點逼數嗎?問她做什麼?

本來以為絕對不會被他知道的事情,才一天時間他就知道了,而且還是機緣巧合。

這就證明,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。

誰敢做這種擔保呢?

蕭令月心裡突然有了危機感,似乎自己的馬甲也冇那麼安全了,她還得想想辦法,藏得再嚴實一點纔好。

天一閣的事情被知道了就算了,她的馬甲可絕對不能掉

這掉了可就要命了!

“該問的也問完了,翊王殿下還有彆的事嗎?”蕭令月決定轉移話題,催他趕緊走人,再聊下去她頭都要禿了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