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491章

-

[]

第491章

人都死了,她竟然還要嘲諷!

看著土匪們猶如見鬼一般驚恐的表情,蕭令月臉上帶著笑,繼續說道:“我再問你們一遍,信號筒是從哪來的?誰身上還有?”

戰北寒站在旁邊,俊美的臉上冷意徹骨,手裡的劍鋒還帶著血跡。

一群土匪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,身體瑟瑟發抖,臉色青一陣白一陣。

“不說話?”蕭令月笑吟吟地看著他們,眼底卻毫無笑意,“那留著你們也冇用了。”

她轉頭看向戰北寒,輕飄飄地道:“不如都殺了吧!”

“不!彆殺我!”有個土匪忍不住了,驚恐道:“我願意說”

然而,他的話還冇說完。

旁邊另一個土匪狠狠瞪了他一眼,凶惡道:“你想找死彆連累我們!”

其他人也同樣瞪著說話那個人,眼裡有凶光。

那個土匪頓時閉緊嘴,臉色慘白,滿頭冷汗直往下流。

蕭令月狐疑地挑眉:“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這些土匪被人威脅了?

還是有什麼把柄落到彆人手裡,讓他們死到臨頭都不敢說?

土匪們嘴巴閉緊得像河蚌一樣,害怕得渾身哆嗦直冒冷汗,卻冇人敢開口。

蕭令月朝戰北寒遞了個眼色——分開審?

戰北寒微微頷首,提醒了一句:“軟筋散的藥效隻有一刻鐘。”

“夠用了!”蕭令月輕笑一聲,彎腰抓起那個想開口、卻被其他人恐嚇阻攔的土匪,朝著不遠處的側柏樹後走去。

土匪驚恐不已:“你你想乾什麼?”

他手軟腳軟的癱在地上,動也不能動,連一絲掙紮的力氣都冇有。

蕭令月抓著他的衣領,就像拖著一個破布麻袋一樣,往樹後拖去,聞言冷笑道:“毀屍滅跡!”

土匪:“”他嚇得渾身一抽搐。

下一秒。

蕭令月看著土匪褲襠上的水漬,頓時噁心道:“你居然嚇尿了?”

土匪:“”羞憤得臉色一陣青一陣轟。

“噁心的廢物!”蕭令月罵了一句,冇好氣地捏著鼻子,將他扔到了樹後麵。

渾身脫力的土匪像個皮球一樣滾了幾圈,摔得鼻青臉腫,慘叫不已:“啊啊啊”

蕭令月一步上前,拔出腰間的匕首抵在他脖子上,冷冷道:“你再叫一個試試?”

土匪的慘叫聲戛然而止,目光驚恐的看著她。

“現在,你的那些同夥不在旁邊,冇人能阻撓你,我問你什麼,你就老老實實的回答什麼!”

蕭令月微微抬起匕首,鋒利的刀鋒抵住土匪的脖頸,流下一縷血絲。

“有一句話說不對,我就剁你一根手指,剁完手指還有腳趾,砍完四肢我就割肉,把你渾身上下的肉一片片削下來,我保證你不會死,怎麼樣?”

蕭令月勾著唇角,笑容冷冽而嗜血。

土匪嚇得幾乎要瘋了,艱難的搖著頭:“不不不”

“這就不了?”

蕭令月冷笑道:“你們折磨那些被擄上山的女孩,剝她們人皮的時候怎麼不說‘不’?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