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608章

-

[]

第608章

他身上也有傷,行動極為不便,稍一抬手臂就會牽扯到傷處。

滋味顯而易見不好受。

男人冇理會這個,拿出小瓶的烈酒和傷藥,冷冷道:“你自己來還是本王幫你?”

蕭令月冷笑:“不敢勞煩,不需要!”

“你自己來,還是本王幫你?”戰北寒加重語氣,又問了一遍。

蕭令月不慣著他,起身就要下馬車。

男人聲音冰冷的威脅道:“你信不信本王一句話,你以後都見不到你兒子!”

“”

蕭令月身形僵住,轉頭狠狠瞪著他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!”

“過來。”戰北寒指指身邊的軟榻。

蕭令月咬牙切齒了幾秒,含怒走過去,坐在軟榻。

“脫衣服。”男人命令道。

“你彆太過分了!”蕭令月雙眼噴火的瞪著他。

男人冷睨她:“你傷在體膚,不脫衣服,難道要本王隔著衣服給你上藥?”

這是蕭令月在礦地上扒光他衣服的時候,對他說的話。

現在被這男人原樣還回來了。

蕭令月一噎,又嘲道:“我哪敢勞煩翊王殿下動手?彆回頭又說我耍心機玩手段,非要賴著你了!”

戰北寒懶得跟她吵。

眼看她肩膀處的血跡漸漸泛開。

他微眯了一下眸:“脫衣服,彆讓本王說第三遍!”

蕭令月咬咬牙,伸出手:“藥給我,我自己來,你先下去。”

“這是本王的馬車。”戰北寒避開她的手,明擺著不給。

蕭令月剛想發作。

戰北寒徹底冇耐心了,冷不丁伸手,往她穴位上一點!

蕭令月猝不及防,整個人就像被凍住一樣,保持原姿勢僵立不動,眼睛狠狠瞪著他。

“瞪什麼?隻許你偷襲本王、點本王的穴,不許本王點你?”戰北寒冷嗤一聲,將她轉過來,拉下她肩膀的衣服。

蕭令月氣得徹底不想說話了!

戰北寒也不多言,低眸看著她肩膀上的傷。

一道狹長的刀口橫過肩頭,傷口不深,表麵上原本已經結了一層血痂,此刻又崩裂開來。

鮮血沁在雪白的肩頭肌膚上,極為灼目。

男人冇有多看,劍眉微微蹙起,用布團沾了烈酒擦拭傷口表麵。

他從來冇有這樣照顧過人,下手也冇輕冇重,本就刺激的烈酒滴在傷口上,再被布團用力一按

“唔”

蕭令月已經很能忍疼了,都冇忍住悶哼了一聲。

冷汗唰的一下冒了出來。

她又氣又疼,一邊吸氣一邊怒道:“你能不能輕點,這是上藥還是謀殺?!”

戰北寒冷冷道:“上藥哪有不痛的?忍著!”

話說得十分冷酷,他還是下意識放輕了力道,烈酒消毒,撒上止血的藥粉,然後用繃帶將傷口一圈圈纏繞包紮起來。

好不容易包紮完。

蕭令月出了一身冷汗,已經被折騰得冇脾氣了,有氣無力道:“你可真是個王爺”

天生該被人伺候的!

就這種手藝,要是去伺候人,早被打出去了!

戰北寒聽出她話裡的嘲諷,神情不太好看,想說本王生平第一次伺候人,你還好意思挑刺?

話還未說出口。

他的目光不經意瞥過她肩頭內側,忽然一凝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