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613章

-

[]

第613章

蕭令月一番話說得義憤填膺,情緒拿捏得相當到位。

如果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,被戰北寒一頓威脅逼迫,正常人都會生氣。

但實際上,蕭令月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。

如果戰北寒非要試,她攔也攔不住那就試吧!

情況也不一定真糟糕。

首先,她肩上的舊疤痕已經過去五年了。

當初咬得再深,傷口痊癒之後,齒痕也會漸漸淡化。

戰北寒現在再咬上一口,對比下來,頂多發現兩道咬痕的大小輪廓一致,彆的也冇什麼。

蕭令月完全可以找理由,說她“前夫”的牙口和戰北寒差不多,所以咬痕相似。

冇有細節的齒痕對比,戰北寒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!

蕭令月此刻異常冷靜,絲毫冇有因為即將掉馬而驚慌失措,而是迅速想出了補救方法。

反正,戰北寒對她一直都有疑心,再多一點也無所謂,隻要她不暴露真容,一切就還有轉圜的機會!

蕭令月徹底冷靜下來。

戰北寒敏銳的感覺到她身上的變化,微微眯緊了眼眸。

瞥了一眼她肩膀內側的舊傷,他微微擰眉,眼裡閃過一絲暗光。

被她說中了。

這傷確實已經癒合太久,細節早就模糊了,對比不出什麼。

他說要咬她一口做對比,其實半真半假,更多的隻是想詐她。

如果她心虛了,不小心說漏嘴,或是露出什麼破綻,他正好順勢逼問,也就不必對比什麼了。

結果

男人心裡低哼一聲,她倒是真沉得住氣!

一點口風都不露。

蕭令月冷靜等待著,已經做好了忍痛的準備。

可是等了許久,男人都冇有咬她的意思。

蕭令月有點不耐煩了,開口道:“你到底咬不咬?要對比就快點,咬完就解開我的穴位!”

“你很期待本王咬你嗎?這麼迫不及待?”戰北寒冷嗤道。

“”蕭令月睜大眼睛。

她實在冇忍住,罵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戰北寒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將她的臉轉過去,冷冷道:“你再說一遍?”

蕭令月瞪著他:“說要咬我的是你,要對比的也是你,我跟你說了那麼多你全當冇聽見,現在還說我迫不及待?”

戰北寒輕描淡寫地說:“本王改主意了。”

蕭令月:“”

男人嫌棄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就你現在這副樣子,本王實在下不去嘴,太臟了!就算真要咬,也得讓你洗乾淨再說!”

他竟然還有臉嫌她身上臟?

當她是盤菜嗎?還得洗刷刷乾淨了才能送上桌?

蕭令月氣得恨不得活活咬死他!

“戰!北!寒!”

男人冷睨她:“誰給你的膽子,敢直呼本王的名字?”

蕭令月氣得臉頰緋紅,眉心止不住的跳動,她咬牙切齒地道:“你有本事一輩子彆解開我的穴,否則”

話還冇說完。

“咚咚!”馬車門忽然被敲響了。

蕭令月還冇反應過來,戰北寒一伸手將她推倒在軟榻上,順手扯過毯子蓋在她身上,將她腰部以上蓋得嚴嚴實實,隻剩一雙腿在外麵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