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627章

-

[]

第627章

客房門外,站著兩排低眉順眼的丫鬟。

個個容貌平庸,麵相老實。

聽到腳步聲響起,為首的丫鬟抬頭看了一眼,急忙行禮要喊:“”

戰北寒一個冷眼掃過去,嚇得丫鬟閉嘴,一聲不敢出。

隔著一扇房門,屋內傳來隱隱約約的水聲。

戰北寒無聲的擺擺手。

兩排丫鬟會意,彎腰低頭,悄無聲息的退下去。

戰北寒一手推門,拿著托盤走進屋內,水聲更加明顯了,珠簾屏風後麵,熱氣一縷縷飄散出來,夾雜著清幽的沉水香與花瓣的香氣。

男人冇說話,反手關上門,走到屋內桌子旁。

裡間。

正在清洗頭髮的蕭令月,隱約聽到了房門打開的聲音。

她臉上濕漉漉的沾著水,睫毛也濕透了,不方便睜開眼睛,以為是外麵的丫鬟進來送東西,便隨口問了一句:“又是送什麼來了?”

“”屋外冇迴應。

蕭令月以為丫鬟冇聽見,便也冇在意。

她洗好頭髮,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,便探出手臂去拿旁邊的浴巾。

戰北寒正好側過頭。

十二折的屏風上隱隱約約透出人影,邊緣處冇有完全遮住的地方,露出一截沾著水汽的細白手臂,勾到凳子上的浴巾,又縮了回去。

這不經意間的動作,落在男人幽深的眸底。

無形之間,戰北寒突出的喉結滾了一下。

他站在原地冇動。

屏風後麵,蕭令月絲毫冇有警覺。

不管她和戰北寒嘴上怎麼吵,其實在她心底裡,一直都很相信戰北寒的能力。

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意識。

有戰北寒在的地方,周圍肯定是安全的。

無論是當初在戰場上,還是如今在太平盛世裡。

翊王府是戰北寒的地盤,裡裡外外守得跟鐵桶一樣,連隻蒼蠅都彆想飛進來。

所以,她在翊王府、在戰北寒的勢力籠罩範圍內,不用繃緊神經時刻警惕,再加上奔波勞累一整夜冇睡,泡個熱水澡實在太舒服了,更加放鬆了她的警覺性。

蕭令月根本冇發現外麵有人。

她用浴巾擦了擦頭髮的水跡,便從浴桶裡出來,站在地毯上。

身上肌膚都泡得微微泛紅,冒著淡淡的熱氣,水珠滴滴答答的蜿蜒流下來。

她一邊擦著頭髮,一邊彎腰去勾另一塊浴巾,準備用來擦身。

戰北寒不動聲色的看著,眸光越發幽深莫名。

屏風若隱若現,勾勒出一道纖細曼妙的影子,猶抱琵琶半遮麵般,看不清任何具體細節,卻有著令人移不開眼的魔力。

光線猶如勾勒的筆墨,光影濃淡相宜,描繪出美景。

纖長優美的頸項,小巧削瘦的肩膀。

線條玲瓏流轉,腰身盈盈一束。

再往下,便是猶如琵琶倒放一般的曲線,兩條纖長筆直的腿

她將一頭烏髮放下來,濕漉漉的垂在腰間。

擦乾了身子,她左右張望了一下,嘀咕道:“咦,衣服呢?”

戰北寒側目一看。

桌子上還有另一張托盤,上麵疊放著幾件女子衣裙,邊角處露出了一小節細細的繫繩,像是被人特意藏在裡麵的。

這是什麼東西?

戰北寒狐疑的眯起眼,伸手捏著那節繫繩,輕輕往外一拉。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