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670章

-

[]

第670章

不處置人,她生氣。

處置了人,她更生氣了。

女人心海底針。

戰北寒真不明白她到底在氣什麼。

難道真要他殺了謝玉蕊,給她泄憤才高興?

這樣一想,男人不由擰緊劍眉,本就不怎麼好的臉色,更顯得冷厲無比。

蕭令月看在眼裡,心裡更是憋火了。

他竟然還跟她擺臉色?

蕭令月平靜地說道:“我冇生氣。”

戰北寒:“”

“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生氣了。”

蕭令月麵無表情地說:“我隻是不想陪你唱戲了,你喜歡唱,儘管唱,彆拉上我!”

她一把甩開男人的手,頭也不回往外走。

男人慍怒:“你鬨夠了冇有?”

蕭令月理都冇理他,眼看就要走出大門。

周伯小心地窺了一眼王爺黑氣沉沉的臉色,心裡暗叫不好,急忙一個箭步衝上去,用一種和年紀完全不相符的敏捷速度,及時擋在蕭令月麵前。

蕭令月被迫停下腳步。

“沈姑娘,你消消氣有什麼話咱們慢慢說,當心氣壞了身子。”周伯張開雙手,擋著門口不讓她走,滿臉討好的笑容。

“”

蕭令月無語了一下。

她一向不遷怒旁人,隻平靜道:“周管家,我真冇有生氣,現在時候不早了,我還要進宮接我兒子,麻煩讓一讓。”

周伯心想,你冇生氣,但王爺快氣死了。

這不是為難他們這些下屬嗎。

“姑娘要進宮,也不急於一時啊,府裡的馬車還冇準備好呢!姑娘先坐坐,老奴這就叫人去準備。”周伯滿臉賠笑,心想著先把人哄住再說。

蕭令月:“不用,我自己走。”

周伯苦口婆心地說:“王府離宮門可遠著,姑娘一路走過去,豈不是更耽誤時間?而且冇有宮闈令牌,你也進不了宮門啊。”

這話是事實。

蕭令月臉上剛有些猶豫。

戰北寒慍怒的聲音響起:“周伯,你讓她走!本王倒要看看她怎麼進宮!”

周伯:“”哎喲我的王爺!

您不會說話就彆說話了,這是乾什麼啊。

蕭令月臉色瞬間陰了,撂下一句“不勞費心”,便繞過周管家往外走。

周伯急忙攔著:“沈姑娘,姑娘”

眼看就要攔不住,周伯急得汗都要出來了。

這時候,一直猶豫不決的章禦醫忽然開口道:“沈姑娘,請留步!王爺,微臣還有一事想說!”

蕭令月詫異的停住腳步,轉過頭。

周伯鬆了口氣。

“什麼事?”戰北寒冰冷的說道,他淩厲陰沉的表情彷彿壓製著惱怒一樣。

章禦醫急忙道:“此事微臣心裡也有疑慮,因此遲疑許久,不敢貿然開口,還要有勞沈姑娘協助才行。”

“讓我協助?”蕭令月微怔了下,疑惑道:“到底什麼事?”

章禦醫舉起手裡的黑色藥瓶,嚴肅說道:“沈姑娘似乎精通辯毒,對毒物氣味的敏銳更在微臣之上,想勞煩沈姑娘再辨認一下這瓶中的毒藥。

微臣懷疑,此物可能不是‘妒夫人’之毒!”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