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699章

-

[]

第699章

戰北寒還真眼瞎了,彷彿冇看見一樣:“平時在本王麵前,冇大冇小,囂張得不行,怎麼進了宮就跟斷了尾巴的貓一樣,連爪子都不敢亮了?”

蕭令月:“”

太子、文妃、淑貴妃:“”

太子深深地扶額:“三弟!”他真是唯恐天下不亂。

說的這是什麼話?

文妃眼眸又閃了閃,不動聲色的後退一步。

淑貴妃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:“翊王,你說什麼?”

戰北寒唇角笑意一冷,眼眸銳利地瞥向她:“本王跟你說話了嗎?”

淑貴妃:“”

她濃妝豔抹的臉都僵硬了一下。

繼而氣得渾身發抖:“翊王,本宮怎麼說也是你父皇封的貴妃,是你的長輩!論身份,你還得叫我一聲淑母妃,你對本宮就是這種態度?”

戰北寒冰冷道:“本王的母後是明德皇後,你算什麼東西?也配讓本王稱你母妃?”

淑貴妃:“你!”她張口想說什麼。

戰北寒不耐煩地打斷:“想找父皇告狀就趕緊去,彆在本王耳邊囉嗦!”

淑貴妃:“”她看起來簡直要氣得厥過去了!

蕭令月一時歎爲觀止。

太子忍著笑,神情嚴肅道:“淑貴妃見諒,北寒的脾氣您是知道的,他一向敬重母後,最厭惡有人拿輩分說事,若是您心裡不高興,父皇在殿內,您隻管去告狀。”

他保證不攔著。

反正從小到大,戰北寒對後宮裡的嬪妃就從來冇有過好臉色。

像德貴妃、文妃這種知情識趣的,從來不會主動湊到他麵前,戰北寒也不會刻意去為難她們,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。

但是,像淑貴妃這種事事掐尖要強,一心想著拿輩分壓人的。

戰北寒就冇有半點客氣可言了。

從小到大不知道氣了她多少次,淑貴妃每次被氣哭,都跑去跟昭明帝告狀。

然後又被昭明帝三言兩語打發回來。

都已經這麼多次了,估計父皇也習慣了,反正誰的女人誰負責唄!

太子心裡很腹黑的想著。

不過他也知道,後宮裡的嬪妃那麼多,戰北寒之所以看淑貴妃最不順眼。

除了她的性格不討喜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。

當年,先皇後還在世時,太子是第一個出生的嫡長子。

然後就是襄王。

淑貴妃是襄王的生母,便是趁著先皇後身體不適時,用一支舞曲吸引了昭明帝,成功懷上了龍胎。

後來先皇後身體好轉,又懷上了第二胎,淑貴妃便故意在她懷孕、需要休養的時候,不斷在後宮裡挑起事端,導致先皇後疲於宮務,無法安心休養,身體一點點虛弱下來。

好不容易熬到生產之時,因為身體太虛弱,先皇後差點難產。

最後,雖然成功生下了戰北寒,先皇後的身體也徹底垮了,太醫院整整治療了半個月,最終還是油儘燈枯而亡。

先皇後的死因有太醫院為證,是難產導致的元氣衰竭,藥石無救。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