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756章

-

[]

第756章

“等等!”戰北寒忽然眯起眼眸,“把世子帶過來。”

不出片刻,夜七就帶著寒寒過來了。

小傢夥臭臭著一張臉,明顯還在賭氣中。

戰北寒冷冷問道:“沈晚被封了縣主,是不是你攛掇的父皇?”

寒寒一愣,隨即兩眼放光:“聖旨已經下了嗎?”

很好,不用問了。

看這表情就是他乾的。

戰北寒頓時黑了臉,太子也哭笑不得:“寒寒,你什麼時候說動父皇的?怎麼不跟你父王和我說一聲?”

“這又不是大事,有什麼好說的。”

寒寒嘀咕了一句,理氣直壯地道:“我在相國寺就跟皇祖父說好了,皇祖父答應我的,孃親救駕有功,要給她大大的封賞!”

戰北寒:“”

太子頭疼道:“所以,你就說動父皇,給了沈晚爵位?”

寒寒點點頭:“對啊。”

戰北寒額角青筋蹦跳了一下:“誰跟你說封賞就要給爵位的?是不是沈晚讓你跟父皇說的?”

寒寒睜大眼睛:“你彆胡說,不許冤枉孃親!是我自己想到的。”

戰北寒嘲諷道:“你有這個腦子嗎?”

寒寒:“”

他氣得小臉通紅,衝過去重重踩了戰北寒一腳:“你纔沒腦子,大笨蛋!”

戰北寒疼得眉毛一跳,伸手就把他拎起來。

“放開我!”寒寒撲騰著手腳掙紮。

戰北寒的右肩和後背都有傷,本來就不適合用力,一下子牽動傷口,他額頭上冒出細密的冷汗。

太子急忙起身接過寒寒,擰眉道:“你爹爹身上有傷,你忘了?”

寒寒安靜了一下,又委屈地道:“是他先罵我的。”

太子:“”

戰北寒額角冒著冷汗,俊臉黑沉無比:“本王罵你,是你該罵!誰給你的膽子在父皇耳邊吹風的?”

寒寒睜大眼睛,眼眶一下子委屈紅了,緊緊抿著嘴唇。

太子看著心疼,不由道:“北寒,你也少說兩句,寒寒還小。”

“本王看他膽子一點都不小!”

戰北寒沉怒道:“從前為了沈晚,從皇宮王府裡搬東西,現在又為了她吹父皇耳邊風,再有下次,你是不是要把玉璽都偷出去討好她了?”

太子頭疼得不行:“你彆說得這麼嚴重。”

戰北寒道:“你覺得他做不到嗎?”

太子:“”

還彆說,以父皇疼寒寒的程度,他還真有機會做到。

戰北寒沉著臉,看著小傢夥憋紅了的眼睛:“你老實說,封爵的事,到底是你自己想的,還是沈晚讓你做的?”

小傢夥憋了又憋,終於還是冇憋住,眼淚啪嗒啪嗒滾落下來

戰北寒眼神一厲:“你還敢哭!”

寒寒咬緊嘴唇,忍著不哭出聲,用力掙紮道:“放我下來!”

太子差點被他掙脫,把他摔在地上,倍感無奈地哄著:“寒寒乖,不哭不哭,彆理你爹爹!”

說著又責備戰北寒:“寒寒纔多大,他哪懂這些事?你平時就冇見怎麼教他,現在怪他做什麼?”

戰北寒的臉色又黑了幾分,剛要發火。

太子直接打斷道:“行了,不就是一個縣主嗎?旨意是父皇下的,你有不滿找父皇說去,怪你兒子算什麼?”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