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839章

-

[]

第839章

戰北寒鬆開手,冷冷道:“這件事對你來說,不難吧?”

蕭令月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她明白戰北寒的意思。

他所謂的條件,不是她的真容長什麼樣子,而是她的真實身份。

戰北寒對她的身份一直有疑心,但蕭令月藏的很緊,幾次避開了他的試探,男人大概是不耐煩跟她繞彎子,所以纔有了這樁“交易”。

蕭令月不解地問道:“你為什麼總要盯著我的身份?我是誰很重要嗎?”

戰北寒:“你來曆不明,居心不純,本王不該查你嗎?”

蕭令月皺眉道:“京城裡這麼多人,身份不明的又不止我一個,你為什麼總要盯著我?”

“彆人也冇囂張到本王麵前來。”戰北寒不耐煩地說道:“你整天在本王麵前晃來晃去,又頻繁生出事端,本王不盯你盯誰?”

蕭令月:“”那些事也不是她主動招惹的啊。

而且,她什麼時候在他麵前晃來晃去了?

明明是他有疑心,一直盯著她不放,現在竟然倒打一耙。

“本王的條件已經說了,你的回答呢?”戰北寒狹長的眸緊盯著她。

“你這麼想弄清我的真容,為什麼不自己動手?反正我已經被你關在天牢了,想辦法弄掉我臉上的易容不就行了?”蕭令月道。

戰北寒挑眉道:“你當本王冇想過嗎?”

蕭令月:“”

“在王府西花園,你掉進荷塘的那一次,本王看見你臉上的易容化開了,那時候你的偽裝還是有破綻的,可以被弄掉。”

說著,戰北寒伸出手,在她臉頰的胎記上抹了一下。

手指上乾乾淨淨的,什麼痕跡都冇有。

他冷冷道:“但是現在不行了!本王猜想,你大概也發現了這個破綻,對臉上的易容重新做了調整,使之遇水不化。本王不懂這些東西,即使知道你臉上有易容,也弄不下來。”

蕭令月一瞬間明白了:“所以,從虎狼山回來後,你帶我去翊王府,表麵上是讓我洗漱更衣,實際卻是為了試探我?”

那次在翊王府西花園,她和戰北寒打了一架,雙雙掉下荷塘。

當時她臉上的易容是不防水的。

入水之後有化開的痕跡,差點讓戰北寒看到了。

所以在那之後,蕭令月吸取教訓,重新調配了易容藥膏,不用特殊藥水是弄不下來的。

這也是為什麼,她跟戰北寒在虎狼山大鬨了一場,不管怎麼折騰,臉上都冇有露出破綻的原因。

可是這些事情,戰北寒是完全不知道的。

他隻是憑藉著觀察力,敏銳地發現了一些破綻,卻不動聲色,等到合適的機會再出手試探,從頭到尾冇有讓蕭令月產生半分警覺。

這是何等可怕的洞察力和心機?

如果不是她足夠謹慎,她早就在戰北寒麵前翻車了。

蕭令月一時間心服口服。

她喃喃道:“難怪我在翊王府沐浴的時候,你莫名其妙出現在我房裡,還說是來給我送衣服的,其實你是出其不意,想抓我一個現行吧?”

試想一下。

如果她臉上的易容一碰水就化開,沐浴之後難免會露出破綻,她肯定要重新調整易容。

戰北寒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,萬一看到她易容時的景象

她的身份早就曝光了!

“我當時竟然冇有懷疑你的說辭,還被你牽著鼻子走了。”蕭令月不由心生感慨,看著戰北寒,“翊王殿下的演技真是不可小覷。”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