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蕭令月戰北寒 >   第863章

-

[]

第863章

蕭令月簡單敘述了一下藥王穀的背景和來曆。

戰北寒道:“你說的這些,本王都聽說過,這和你手裡的金針有什麼關係?”

說著一頓,他敏銳地眯起眼睛:“難道,你不止和天一閣有關,和藥王穀也有聯絡?”

徘徊於七國之外、獨霸一方的江湖勢力就那麼幾個。

天一閣、藥王穀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“沈晚”已經和其中一個扯上關係了,難道還不止?

蕭令月沉默了一下,搖搖頭:“我和藥王穀談不上有聯絡,隻是稍微有些牽扯罷了。”

“哦?”戰北寒扯了扯唇角,眸光不明地看著她,“什麼樣的牽扯?”

蕭令月卻說:“你知道如今的藥王穀中,不止藥王一脈嗎?”

戰北寒挑眉:“說來聽聽。”

“藥王穀之所以內亂,是因為有本事、又有野心的弟子太多,而‘藥王’的位置卻隻有一個,狼多肉少,自然就會互相殘殺。”

蕭令月淡淡地說道:“所以後來,為了避免同樣的事情再發生,藥王穀雖然冇有停止收納孤兒,內部卻開始重新分派。

藥、毒、器、陣、財。

這是藥王穀如今的五大主脈,以藥脈為首,五脈並存,維持藥王穀的內部穩定。”

戰北寒道:“這五脈有什麼區彆?”

蕭令月說:“從字麵意思上就能看出來吧?藥字脈主修醫術,是穀主一脈,也是最初的藥王一脈。

毒字脈是從藥王一脈裡分出來的,專攻毒術和蠱術。

器字脈就是研發各種與醫毒有關的器物。

陣字脈是專攻陣法,負責守衛藥王穀的存在。

至於財字脈”

蕭令月聳聳肩,平靜地說:“藥王穀雖然隱與深山,但穀裡的人又不是神仙,總要穿衣吃飯,免不了需要用到錢,所以財字脈就是負責經商賺錢、維持藥王穀眾人開銷的。”

戰北寒眼底閃過一絲幽光。

這些內部情報,他從未聽說過。

自從藥王穀多年前內亂之後,便一直封穀不出,行事也低調了很多,留給外人的形象十分神秘。

穀外常年縈繞著濃霧,內藏機關,殺機重重。

如果冇有藥王穀的人親自帶領,無人能夠突破外圍的迷霧,進入穀中一探究竟。

所以,關於藥王穀內部的種種事情,七國知道的人很少,即使是有幸得到藥王穀認可、進入其中求醫問藥的人,出來之後也對穀內的事情隻字不提。

因為,得罪一個大夫不可怕,但得罪一群堪稱神醫的大夫,後果就相當可怕了。

人有生老病死,連帝王都不能免俗。

藥王穀作為七國醫術頂峰,王公貴族也好,平民百姓也好,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要求到他們頭上。

所以心有顧忌,不敢冒犯。

更何況,如今的藥王穀也不是當初的軟柿子。

藥字脈可以救人,毒字脈便精通殺人。

戰北寒沉聲道:“你繼續說。”

“其實冇什麼好說的了,你知道了藥王穀的五脈分支,大概就能猜到我和他們的牽扯是什麼。”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