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文小說 >  葉天關靜嫻 >   第533章

-白露跟他爸媽正在城堡大殿裡跟女王和公主親切交談。

關靜嫻來到門口向白露招了招手,白露急忙走了過去。

“怎麼了,靜嫻。”白露小聲問道。

“葉天被南宮家的人帶走了。”關靜嫻說。

白露一怔,“難道......難道南宮博和那些手下,是葉天殺的?”

“嗯。”關靜嫻點了點頭。

白露眉頭一皺,心說葉天為什麼要殺南宮家的人啊?

不過,原因不重要,重要的是,葉天現在被南宮家的人帶走了,南宮家的人還不得把他大卸八塊以泄私憤。

她低頭想了一下,然後急忙快步朝皇甫嫣公主奔了過去。

“公主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白露將皇甫嫣拉到了一邊。

見白露神神秘秘的,皇甫嫣好奇地問道:“怎麼了白露小姐?”

“公主,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請你幫忙。”白露有些慌張地看著皇甫嫣。

“什麼事?”皇甫嫣問。

白露對著皇甫嫣耳朵,小聲說了幾句什麼。

皇甫嫣不由一怔,南宮錦的兒子被葉天給殺了?還殺了好幾十個護衛?葉天剛纔被南宮家的人帶走了?

為啥?

難道是......難道是為了給楊家報仇?

皇甫嫣瞳孔放大了,這事兒可不妙啊!

接著,皇甫嫣急忙快步地朝女王奔了過去。

“媽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然後,皇甫嫣在女王耳邊說了幾句什麼。

女王聽後,不由一怔,可立刻她就恢複了原樣。眼神中,甚至露出了一抹喜悅。

這件事情不能管,裝著不知道最好。

這些年,南宮家的勢力有些過大了,對王室有所威脅,正愁找不到藉口削弱他們的勢力,就當是借了葉天的手吧!

至於葉天,他修為那麼高,區區一個南宮家,不會是他的對手。無須去營救。

這事兒不能管,何況也管不了!

見自己的老媽冇有任何的指示和反應,皇甫嫣立刻明白了其中深意。

她微微一笑,然後不再多說什麼,離開了女王的身邊。

圍著女王的那些王公貴族們,心裡想著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,但是都冇人敢問。

隻有身為長輩的皇甫雄問女王:“小英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皇甫英一臉輕鬆的微笑對皇甫雄說道:“三叔,冇什麼重要的事。”

然後又向那些王公貴族親切地說道:“大家繼續喝酒聊天吧!”

“來來來!”大家端起酒杯符合著女王。

可大家心裡都很清楚,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。但大家都不把心事表現在臉上,女王不肯說,大家也不便多問。

皇甫焉來到白露身邊,微笑著對白露說道:“請白小姐不用擔心,葉天不會有事,葉天那種修為的人,冇人能動得了他。”

白露放下心來,微笑著道:“我明白了,多謝公主!”

然後白露向皇甫嫣行了一禮,便向關靜嫻走去。

皇甫焉又繼續陪女王去了。

白露來到關靜嫻身邊,對關靜嫻說道:“親愛的,你就放心吧,連公主都說葉天不會有事,那肯定不會有事的,公主說葉天那種修為的人,冇人能動得了他。”

說到這裡,白露一臉疑惑地嘀咕了一句:“公主怎麼會知道葉天修為高?她認識葉天?不可能吧?!”

關靜嫻冇注意白露後麵這句話,她現在心裡放鬆了不少,隻要葉天不會有事就好。

“那我出去找曉婭和玉花去了。”關靜嫻說了一句,然後出去了。

白露也懶得多想,繼續回到父母身邊,應酬客人去了。

葉天被那些南宮家的護衛帶到了南宮錦家。

南宮錦家,聚集了好多南宮家的人。凡是小一輩的人,以及那些傭人和護衛,他們都披麻戴孝。

院子大門上掛著白綾,院子裡麵,也掛了不少白綾。

靈堂就設在院子裡,幾十口棺材就停放在靈堂後麵。

有人在靈堂前燒紙,哭泣。

葉天跟著護衛一走進院子,那些披麻戴孝的人,一個個向他投來了痛恨的目光。

在靈堂前燒紙哭泣的人,也停止了哭聲,也用痛恨的目光看著葉天。

葉天沉默,麵無表情。

護衛頭子,帶著他向大廳走去。

大廳裡,七八位南宮家的長輩坐在大廳。家主南宮朔,坐在主位。其他的人坐在左右兩旁。

“家主,凶手帶到。”護衛頭子向南宮朔稟告。

室子裡的所有人,立刻將目光看向門口,看到葉天從門口走了進來。

南宮錦的眼神顯得既陰沉又痛恨。看到這個殺害自己獨生子的殺人凶手,南宮錦狠不得用眼神殺死葉天。

葉天一眼傲然地站在大廳中間,迎接著一雙雙陰冷的目光。就像是矗立在寒風中的一顆鬆柏。

......-